后来的几天聊天中,和邓曾外祖父的那张爱惜的合相是鲍起静在29岁的时候照的

“婚姻是一种修行,是一种包容与忍耐的修行。”这是无数人送给我这个准新郎官的良言。说实话,结婚前,我是忐忑的,毕竟我们是相亲结的婚。

这张照片极其珍贵,它目前存放在北京的电影博物馆,是邓小平生前唯一和香港电影演员的合影。

所谓相亲,就是两个彼此陌生的人通过别人的介绍相识,对彼此的过往一无所知。确实,有件事我是瞒着她的,一件发誓一辈子不可以让她知道的事。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小秘密,不过我近却被那件事扰的心神不宁。

邓小平将极其珍贵合影照放在博物馆

先说说认识妻子以前的我吧,一个年满30的单身汉,刚刚升职坐上部门经理的位置。刚升职的时候压力很大,而且也经常出差,身边没个人说话,更是孤单难耐。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难免会空落落的,从来不网聊的我也忍不住去了之前几个同事说过的噻客,跟着买了套四星级别墅,很快我就在一众同城异性里,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姑娘熟络起来。

1979年7月11日至16日,75岁的邓小平健步登临黄山,遇上一行古装打扮的香港人,原来这是正在黄山取景,拍摄《白发魔女传》的香港剧组。在黄山巧遇国家领导人,剧组于是在拍片现场热烈邀请邓小平和该剧两位主要演员合影。盛情之下,邓小平欣然接受。这张相片上,左边的女演员是鲍起静,右边是男演员方平,两人是同行也是夫妻。在电影《白发魔女传》中,鲍起静和方平分别饰演“白发魔女”练霓裳和武林高手卓一航。

姑且先用“小狮子”称呼她吧,因为其实到现在我也一直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当时她的昵称是“会写会爱的狮子座姑娘”,不过聊天的时候我们经常用的称呼还是“老公”、“老婆”,这也是因为我们网络夫妻的关系。

鲍起静1949年出生原籍安徽歙县,老一辈电影明星鲍方的第二女儿。鲍起静曾经在粗纱厂里面工作了3个月有丰富的生活经验。和邓小平的那张珍贵的合影是鲍起静在30岁的时候照的。那是她后一次当女主角的戏了。当时鲍起静每天要爬山,爬到脚肿。

后来的几天聊天中,和邓曾外祖父的那张爱惜的合相是鲍起静在29岁的时候照的。当然刚开始,还有些陌生的时候,看到她的昵称,我问她是不是个作家,她笑了笑说不是,只是爱写一些段子而已。后来的几天聊天中,我也真的见识到了她的冷幽默还有语言表达能力,有的时候根本不用什么表情包,她的一句话就能把我逗乐,不知不觉中,每天不主动去找她说话,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鲍起静至今都认为,《白发魔女传》对她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部电影。也是在那一年,鲍起静见到了邓小平。她还记得:“我那时候真的好笨,一点都不会说话,不会应付大场面。”邓小平要来剧组探班,其实演员很早就接到了通知,做好了迎接准备。结果见到邓小平本人,她还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很紧张。

不过后来听她说起自己的感情,我也惊讶了一下。她已经经历过一次婚姻了,是闪婚。那时候她出去背包旅行,路上遇到一个驴友,两个人都是独自出来,一路上也就一直作伴,都说旅行是感情的考验剂也是加速剂,就这样两个人在一个满是星星的夜晚互诉衷肠,回来就领了证结婚,婚后才发现更多不和,那个人爱喝酒,喝多了甚至都会动手,她忍受不了,果断离了婚。

探班的前一天晚上,剧组特别安排演员和邓小平一起看电影。鲍起静就坐在邓小平的旁边,但是她整个过程就没主动说过一句话。邓小平问一句,她就回答一句,别人看在眼里都为她着急了。

她说起来的时候很轻松,就像说别人的故事一样,那种洒脱让我佩服,也有些心疼,当时我还说“没事,以后我这个老公心疼你。”把她乐的不行,也是从那,我们之间多了分暧昧,当我提出见面的时候,她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我就是这样的人,不会主动去和人家套近乎、热络。他走了,我才后悔,这么厉害的人,我应该问问他的人生经验,一定会有很多获益。”鲍起静说。事后,她才知道,自己是唯一一个和邓小平合影过的演员。

见面那天,她穿着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虽然不像照片上那么漂亮,但是看上去是很舒服的那种类型,微卷的头发加上魅红的唇彩,让人很难不喜欢。我们是约在一家西餐厅,她的爽朗感染了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两个人却像熟识很久的朋友一样,一顿饭下来没有冷场过,聊到太高兴,点的一瓶酒一会就喝光了。

2009年,已年届60岁的鲍起静凭电影《天水围的日与夜》中的出色表演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佳女主角奖。

吃过饭,出来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老天爷也好像知道我不想就这么分开一样,下着小雨,我就找了个借口说,喝了酒不能开车,下雨也不好打车,要不就找个地方休息一晚得了。她或许也明白了我什么意思,但是却没有拒绝,笑着答应了。

“我们那个年代很特殊。在我之前,香港是有明星的;在我之后入行的那一代也都成了明星,比如刘雪华她们;偏偏我们只是演员。”鲍起静告诉记者。1979年,鲍起静第一次到内地拍戏;1999年,她在亚视第一次拿到女配角奖;2009年,她拿到了金像奖影后。朋友们都开玩笑说她和9有缘,下一次拿奖估计就要到2019年。“如果真的是2019年还能拿奖,那我就觉得这是好不过的事情了。”她笑着回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