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帆上我在帆上的二月风二月的风,崔可夫少将1940年秋来到中国担任苏联军事使团团长

皖南事变后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对蒋介石这种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行径瞠目结舌,对派驻中国的苏军顾问没能了解、制止国民党的这种行为更是愤怒,他电令顾问团总顾问崔可夫查明此事。那么,苏军顾问团为何被蒙在鼓里呢?

36、二月的礼拜赞歌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2.17在身影的枯萎,在枯萎的丰腴是吹着喇叭的冰冷不明不暗冰冷的厚处,薄处嘲讽的牙缝银锁了关禁了衣裳上春绿的潮湿的心身影的前方,高大起来的与我并肩冰凉的西风再也捆不住东风的尖头顶的天空,高大起来的与我共欢阳春的鲜、艳、新,撒满了消隐的寒凝眸的,是天空的蓝蓝里浮动的白云的帆,我在帆上我在帆上的二月风二月的风,是软,是笑是吹出的语言,是烧走冰凉的禁锢触一下润滑的软风,可见风的蠕动蠕动的是突破枯萎身影的囚禁此时,冰霜禁锢的精气消尽是二月的河,我在河上我在河上飘游,游动的是翠绿的水草是水草中游动的小鱼,吐出了新鲜的气泡,唱活了一条小河眉宇的生动处,明媚吧!明媚的方向,方向的明媚是阳春的庙宇与钟声的禅灵沉默的柳枝从冰寒的冷处木鱼,是音乐的勇气勇气涨开了沉睡,吹出了鲜的韵律,吹走了瘦的身影在身影的枯萎,在枯萎的丰腴是吹着喇叭的冰冷不明不暗冰冷的厚处,薄处生出来的微笑、微笑的微小我为这些生命的精致画家伟者,赋上一首阳春太阳火轮里的礼拜赞歌…………。

我在帆上我在帆上的二月风二月的风,崔可夫少将1940年秋来到中国担任苏联军事使团团长。皖南事变背后内幕 苏军顾问团为何不知情

1.苏军顾问气煞崔可夫

崔可夫少将1940年秋来到中国担任苏联军事使团团长,斯大林给他布置的任务除了指导中国的抗日战争,还要求他协调国共两党的关系。谁知一上来却发生了这么棘手的事情。

此时,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愤然致电质问崔可夫:“蒋介石无法无天至此,请问崔可夫如何处理?”

重压之下的崔可夫立刻联系派驻顾祝同第三战区的两名苏联军事顾问了解情况,没料到这两人比他还糊涂,竟问:“真的发生了皖南事变?”

两名顾问如此糊涂,崔可夫差点被气死。作为第四任苏联军事顾问团总顾问,崔可夫对本国顾问还是放心的,对于第三战区的这两名顾问——日里耶波夫大校和舒金上校——他也很信任,但他怎么也没料到这两位老兄在关键时候竟然形同虚设。

两名顾问日里耶波夫大校和舒金上校,都是很有经验的苏军干部,作战经验丰富,对党忠诚。以舒金上校为例,他1928年加入苏共,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院,在远东红军当步兵团长时还和日军交过手。他参加过苏军反击日军的张鼓峰战役(1938年7月底爆发,1938年8月13日结束,苏联方面称其为喀山湖战斗),战功卓着,还得过军功章,虽然性格豪放粗犷,喜欢喝烈性酒,但是心很细,工作自有一套。在来中国之前,他们就受过集中培训,深知中国此行的重要性。崔可夫来重庆后,也与他们交流过,对他们还是很满意的。

所有苏联顾问都非常明白,他们来中国是代表苏联向中国伸出援手,也是为了保卫好自己的国家。如果国民党政府战败投降,则日本可能进占西安、成都、兰州、酒泉,甚至乌鲁木齐,从而威胁到苏联的远东国土。那样的话,日本空军甚至可从容轰炸苏联苦心经营了20年的国防工业要地乌拉尔——库兹涅斯克重工业基地。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何苏联要把后来在卫国战争中建立奇勋的朱可夫、崔可夫这样的名将派到中国对抗日本。日里耶波夫大校和舒金上校两人自然也深知自己工作的重要性,但他们却没料到在自己眼皮底下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2.被顾祝同蒙在鼓里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首先在于国民党军队对新四军的敌意和对苏军顾问的蒙蔽。以顾祝同为中心,上至蒋介石,下至各个师长、团长,都对以前的死对头——共产党军队怀恨在心。此前,在河北、晋西和苏北等地,国民党军曾与中共军队发生冲突,但是都以国民党军惨败告终。所以,国民党部分军事领导人心理上极不平衡,认为那纯因地方军队战斗力太弱所致,故必欲报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