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无目的的,胖红的所谓愤怒都是生活的一些小事

风过,雨落,流年依旧

还记得曾经玩这一款“愤怒的小鸟”游戏的时候,一直是谋划着使用哪只鸟从而可以策略的达到攻击的目的,用多大的力气、让鸟儿划出怎样的抛物线可以完美的将绿猪的房子破坏。今天,看到这部以游戏为基础改编的电影,发现故事讲的不仅仅是一场大战,还有更多值得玩味的地方。
无论是游戏还是电影,“愤怒”两个字可以说是重中之重。没有愤怒,一切都会不一样。影片中患有易怒症的胖红是主要人物。胖红的所谓愤怒都是生活的一些小事。之所以会产生愤怒感,一是因为感觉到生活不公;二是因为自己独居,无人开解;三是从小没有父母,所以在和他人交流的时候难免有所隔阂。于是我们会看到一个孤独、容易产生小情绪的胖红。对于这样的“愤怒”,真的应该让它消失吗?所谓的心理治疗真的有用吗?
在我看来,所谓七情六欲是正常的,愤怒只能被管理而不能被消灭。每个人都会产生愤怒,但如果抑制这种情绪,或者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只是笑着接受,不去愤怒、不愿愤怒或者说不能愤怒了,也是一种人生体验的缺失。愤怒的存在并不是错的,相反,该愤怒的时候就要将它发挥出来。比如当鸟儿们发现自己的蛋被偷走之后,他们茫然无措,只能询问胖红如何去做。这时候,就需要愤怒的情绪点燃他们,让他们化身小鸟军团团结一致去讨回鸟蛋。当大家吹胡子瞪眼真正发挥出自己的强大能力的时候,才会看到,其实谁都不是任人欺负的,为了讨回公道,值得愤怒一次!
愤怒的小鸟让人根本想象不到他们的攻击力有多大!在攻打绿猪城堡的时候,胖红、飞镖和炸弹几个好朋友纷纷使用起自己的技能。如果要类比的话,我感觉,他们有点类似鸟类中的X-man。因为他们有不同寻常的“特异功能”:胖红的愤怒、飞镖的快速、炸弹的间歇性爆炸,都很酷炫!还有白美女姐姐时不时的放出大招,更是让人不容小觑!其实他们每个人的都有自己的潜能,在攻打绿猪城市的时候,毫无保留的体现出来,将火力开到大,开战吧!
整体攻打城堡的时刻是影片的高潮,也是让曾经的游戏迷们燃情的地方!曾经的平面游戏如今变成3D的感觉,看到鸟儿纤毫毕现的羽毛感觉打的太过瘾了!那些曾经熟悉的酷炫技能,这时候完全展现出来,仿佛身临其境。小鸟们尝试着,发掘着自己有哪些潜能,这让观看电影的我仿佛回到了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一次次探索每个鸟儿的攻击力、特性,从而选择优顺序和力度。不同的是,在电影中看到他们为了拯救鸟蛋一次次“飞”出去,会有更多的感染吧。
当然作为电影还是有些缺点,比如之前的文戏交代的太多,后的高潮阶段太短,会引起观影疲劳。如果将前面的铺垫缩短一些,多加一些小鸟们想办法攻打绿猪城的戏份,应该会更好看。影片是以音乐为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不妨可以设置一个“随军”出行的乐队,当小鸟们攻打绿猪的时候,这个乐队演奏的是曾经游戏里熟悉的旋律,一定会更增加代入感的!
电影终以小鸟战胜绿猪而结束,如果作为游戏玩家看到这里会有舒心的感觉。如果是家长带着小朋友观看,其实也可以有更多的引申义:比如胖红如何从仰望英雄到成为英雄,如何结交到好朋友们,并终被岛上的人接受;小鸟岛的居民对外来者毫无预防的态度是否正确;以及小鸟岛这种毫无“军队”的状态是否会继续等等,相信会让人有更多思索。
《愤怒的小鸟》的故事还在继续,因为他们的愤怒并不是坏事,而是一种力量的源泉。这份力量隐藏在他们平日和和气气的生活中,但如果绿猪来犯,我相信小鸟的愤怒会爆发,将会有更多拥有不同特殊力量的鸟儿们出现。绿猪们,再敢来,依然对你们不客气!

时间:2016-06-10 12:06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有余心爱自己,有余力爱他人——题辞.微尘陌上

记忆里,厦门的天空,似乎每每临近年关的时节,总是会有一些儿细细的雨丝儿,时不时的从白云深处挂下来,像银丝面须子似的,轻轻悄悄,在你不经意间就来了,不着一丝儿痕迹。

我站在我的办公室的窗前,心里在想着来年工作的一些构想,眼光在窗外的雨丝里游移,是无目的的。

母亲今早来电话说,小三儿,你今年可能又不回老家过年了罢,妈给你寄来点东西,应该到了你公司了哦,你可得去留意哈。

我急急的问,是啥呢?

母亲顿了顿,打了个哈哈,说,你猜猜,呵呵,……反正,你看了就知道啦。哦,对了,你那里是海边,只怕有点冷呢,你可得多穿衣服,晚上自己把被子盖厚点哈。……言语絮絮叨叨,但母亲与我,彼此心里是静默欢喜的。

窗外的风轻轻的,雨也清清的,写字楼下的庭院中有几棵榕树,垂下的树须和岭南的榕树的一样轻灵,不过,叶子似乎要比较宽大些,在腊月的轻风细雨里,轻轻摇曳,如闽南海边那个织网的青布衣的女子,浅浅低眉,婀娜多姿。

想起母亲的样子,由美丽的青春到蹒跚的年老,在我心里,总也是一位心意澹然静若山桂的女子,是美丽如花的。

是无目的的,胖红的所谓愤怒都是生活的一些小事。我在海边,她在川中,多年了,彼此的联系,就只能是她手中的那个没有多少功能的诺基亚,还有,就是我手中的这个一直不舍得换掉的智能小米了。每次接听到从手中的这个小方块里传过来的声音,不变的是絮絮叨叨,可音色却是一年比一年苍老的了。

她在岁月的那头,用声音做针,以牵挂做线,在距离的裂帛上一针一线的缝补着她的牵挂,以及这个漂游在外的儿子在她记忆里的样子;而在她絮絮叨叨的语言里,有清风明月,有旧年老事,有天凉加衣,有健康美满,还有放心工作,别担心家里老人的句子……,就像是你听她面对面的给你说她记忆里美好岁月里的诸多事,如多年老友似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说生活柴米油盐的琐事,也说川中老家的风土变迁的掌故和新事,声音温柔而苍老。或者,有时,在我来说,这样零零碎碎的句子,散淡,碎语,是不知所云的。

我以前是不大喜欢听的,可是随着年龄的逐年递增,我喜欢听母亲的有一搭没一搭的碎语了。

她常常说,儿啊,你一个人在外头,一定要做好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