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的变化亦会抓铁有痕,想要的爱情就是不嫌弃我路痴

这是2016的岁尾。我们还来不及跟那些昨日告别,明天就已向今天发出通牒:谁此刻怀念就还将怀念,谁此时憧憬就抬步向前。

七秒记忆的小幸福

“这是好的时代,也是坏的时代”的句式早已被用烂,但毋庸置疑,这是个多变的时代。

时间:2017-02-04 21:19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无数人事的变化孕育在时间的胚胎里”,变是变革,也是变异;是渐变,也是裂变;是势变,是道变,也是人心之变。而这些变化,早已嵌入处在转型期的行进中国的发展脉络中,成了解锁这个时代的密码。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的记忆是超过七秒的,我并不愿意自己像鱼儿一般,只拥有七秒的记忆,即使在爱你的路线上等待了很久,起码不能转个身就跟失忆一样······。
在这个地球上居然也真的生存着这样的一群生物,他们时常迷失在回自己家的路上,听起来是不是觉得特别的搞笑,因为在他们的字典里真的没有东南西北,只有上下左右,他们也曾听别人热心的提醒为自己下载一个导航,果不其然,他们过度的相信导航却时常被导航坑,他们,没有惨只有更惨,他们就是—–路痴。
“我又丢了” “别急,你前面有什么?” “路” “后面呢?” “还是路啊”
“那除了路还有什么?” “树······”
每一次都是这样的对白,幸好遇到我的人不都是如我一般的人,作为路痴的我喜欢爱听的一句话莫过于就是:你站着哪儿别动,我去找你。
每一次和闺蜜约好见面的时候,总是可以尽兴的饱览闺蜜那种既嫌弃又嫌弃的眼神儿。闺蜜总是问我,你在哪儿我怎么找不到也看不见你啊?作为白痴界的一族我的回答总是不会忘本的说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真的,我不是那种方向感很差的人,而是那种压根儿没有······方······向······感的人。其实说自己路痴也特别的无奈,这个不认识路的责任要知道它完全不取决于我。有时候其实真的不是我太路痴,而是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城市建设的设计师们思维太过复杂,把本来单一的城市地形弄得过于相似,要知道我只是这个世界上一类普普通通的生物,别对我要求过于高。
一条路,于我而言正着走和反着走是不同的,白天走和晚上走是不同的,夏天走和冬天走是不同的,此刻走和过几天走是不同的,你们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那种横看成岭侧成峰的魔幻境界。对于我们这类人,出门的必备法则一定是会带好手机和足够的钱,找不到路就打车,而无奈连司机师傅对我们这类人也很是无语,因为每次都是踩脚油门再踩脚油门就到了,顷刻之间。不过一般从来不敢自己打车,宁肯绕远路去找公交车,结果不是坐错方向就是坐过站,迫不得已只能打车,每次司机师傅问我向哪儿拐,我都紧张的手心出汗······。
像我们这类人的记忆像极了鱼,只有七秒,但是七秒也有奇妙的幸福。
转个身如同失忆一般,谁能感悟的到。 只要认路总在笑,因为总是被人寻找。
看到好朋友发了一段文字,喜欢关注任何文字的我,自然而然的也没有和这段文字擦肩而过,也完美的来了一段心灵鸡汤般的邂逅。文字内容是这样的:甜言蜜语终究抵不过嘘寒问暖,我想你应该知道,你要找的是一个能在你熬夜的时候劝你休息的人,而不是一个放任你熬夜或陪你一起熬夜的人,爱情越是到后越能发现,真正支撑你们继续走下去的往往不是浪漫与激情,而是在生活的细微之处能让你安心和感动的那个人。对哦!我也觉得好的爱情不是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也不是惊天动地的出场。或许只是只有自己可以体悟到的细微的关怀,和或许别人眼中微不足道的感动。又或许是一个本来在人人面前都显得异常傲娇的人,却只有在你面前显得那么的傻乎乎,那么的有些许的白痴,或许对于女孩儿或男孩儿而言,真的就算是找对了想要的那个人。
知不知道于我这类路痴而言,想要的爱情就是不嫌弃我路痴,就算路痴还不嫌弃的模样。带着我转悠的时候,我不用担心自己会丢,会迷失方向。牵着他的手就掌握了所有的路标,不用纠结东南西北,前后左右。
在有你的道路上,我不会被无情的无语般的嫌弃。我可以开心的不用携带自己的脑袋思考,走哪儿都不害怕。想着想着,其实我们这类人也挺幸福的,走了好多遍的路还像初次见般开心、新奇。阅过好多遍的人还是会保持初识般的好奇、惊讶!这样的爱情就像放在保鲜袋里的蔬菜,总有新鲜。
当依赖变成了习惯,却再也舍不得离开。

一个社会的发展会踏石留印,一个时代的变化亦会抓铁有痕,经岁月淬炼,成历史之树躯干上的年轮。

刚过去的2016年,就是多变之年:有些变局灼于一点,却燃及全局;有些变化始于不意,终于不测。

2016年2月8日,北京,春节期间,人们到雍和宫烧香祈福。

如楼市之变,“卖房保壳”、“鸽蛋房”,把对楼市疯涨的勾绘,收束在魔幻现实主义的桥段中。

如网约车新政的“变”向:从形格势禁到合法化,180°翻转;之后某些地方细则走“回头路”,再转向。

如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当选,将“民粹主义是否在改变世界政治经济图景”的议题,摆在了世界面前。

更多的变化亦在发生:聂树斌案终于改判,在他死后的第21个年头;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上线,中国版安珀警戒雏形已成;中央环保督察启动,环境监管重构;民法总则草案出炉,产权保护政策纲领性文件发布……这些变局,具体而微,却又指向恢弘,中国社会的演进,尽浓缩其中。

在多变时代,“常制不可以待变化”,我们要变则通。可越是多变的时代,越需要我们有些定力,留些执念。

2016年12月2日,聂树斌改判无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