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人会像我独恋这山了,便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炎炎的夏季

故乡.站岗山

站在济南春天的肩上问候一缕春风

时间:2017-02-26 04:36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不敢轻易触碰济南的春天,因为她太过娇嫩,娇嫩的似乎弹指可破。

又是一年春绿如洗了,这样的日子常有一种微喜微嗔的情绪,思念伴着新绿滋生,让人无话可说。这几年的冬天很是不逻辑,似乎秋天与春天的距离特别近,刚刚飘落的枯叶下便又冒出了新绿。即使数九寒天回到北国家乡,也未曾见到冰封雪飘分外妖娆的红装素裹。倒是老家屋后的那座山……极富灵性的站岗山……像它的名字一样,一如既往的伫立,心平气和的融入了我久别的欢畅和久违的热情。远不像我这般行色匆匆。
当我面对这山,双手合十,祈求父母健康平安,祈求爱心永存时,冥冥之中,我体会到了山的力量。站岗山赐于我的力量。
很少有人会像我独恋这山了,在我成长的岁月里,它懂我,我在山隅间诉说少年不知愁的愁,虔诚的聆听山的回音;我在山顶高歌,让世界听我壮怀激烈的呐喊;坐在山脊上,我这个山娃甚至诗兴大发,抒发一下自己懵懂的情感;亦或静静地坐在山顶,想我的青春年少,勾勒我的未来,满足我对未知世界美好的憧憬,豪迈人生。
这个时节,羊群也很少来过,原本山脚下那成片的榆树林,早已了无痕迹,连同树根,也被“勤劳”的村民刨了当柴烧,山脊上那几块颇有造形的石头依旧棱角分明地感受着阳光风雨,静静地注目着村庄的一举一动。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弹指间,我己过了而立之年,到了一日不刮胡子当刮目相看的年龄,“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这是我回到小山村的第一感受,凸兀的山唤起了我有记忆的早童年,景物不依旧,少时伙伴依稀可辩,寒喧之余,竞无太多言语,原有的迫切和生动荡然无存,一种疏离陌态状油然而生,原本积攒已久的喜悦竞无法释怀。
但我依然相信家乡52度的“草原白”会烧出我骨子里的那点色彩来。
隔着人群,我看见了你,瞬间竞让我不忍呼吸,那一份静静的清丽,含首中幽芳自怜的容颜,让时光只暂停一秒,用恪守已久的思念换来相对两无言……
唱着爬山调,赶着羊群的二环媳妇,手挥着鞭条,慢调斯理的从我身边走过。扬起的沙土模糊了我的双眼。化为绕指揉,直揉的……泪流满面。

大抵春天来过济南的或是济南“土着”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济南的冬天与春天就像一对不得不离别的恋人,总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缠缠绵绵中你来我往,道尽一个“今宵剩把颍钢照,有恐相逢似梦中”。即便已是桃花盛开的时节,那彪悍的寒风或是温柔的春雪说不定还会突然冒出来,陡然让你打个机灵,“把一切都送回冬天去,棉衣不敢脱,花儿不敢开”,误使你以为春天真的还遥遥无期。

济南的春天可能是学过川剧,有时候翻脸比翻书还快。真真个“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一觉醒来,就发现已经是“满眼不堪三月喜,举头已觉千山绿”了。走的时候比相声都夸张,幽默的让人惊讶:昨天还被厚厚的羽绒服包裹着的女孩们,今天就已经是着短裙装扮这个城市了。

说济南春天娇嫩,其实多是指她的短暂。短暂的就如同一个羞涩的村姑,迈着匆匆的步伐向这座美丽的城市投下深情一瞥,也只是那么一瞥,然后便就转身归去。使得人们还未来得及真正的体味到她的温柔与惬意,便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炎炎的夏季。

济南的春天,也许正是因了这冬春的缠绵而显得矫情,也许正是因了这春姑的匆匆一瞥而觉得可惜,但她总归还是来了或是来过,是那样的如诗如画,那样的曼妙无比。

济南的春天是一首诗,一首开在青条枝头上的诗,一首令人齿唇留香的诗。

一场雨,悄无声息的落下,落在三月浅绿的肌肤上。雨是密集而细碎的,声音是轻柔而轻盈的。相信这般若有似无的滋润,只有那些青枝绿苗才能体会得到。此时,或许有人耳贴着窗,净想“窗问雨儿累不累,雨问玻璃疼不疼”,也或许有会人推开家门,徒步走在雨帘中……,一切都是那样的精美、那样的自然,就像这场雨,注定会落在每一个人的窗前屋顶、梁塬,还有一条散着石子的乡间村道。

济南的春天,美的当属雨后黎明了吧。东方那一点儿一点儿泛着鱼肚白的天空,染上微微的红晕,太阳慢慢扒开红紫红紫丝绸般挂在空中的云,露出半个脑袋,微笑的窥视着那些大地表层躁动的精灵。护城河岸边的柳树,和着温柔而亮丽的阳光,在风中轻轻地抚摸着微微颤动着水面,一切都显得那样亲昵和诗意。

突然想起在一次文友采风中,一位远在黑龙江的朋友说,她从没见过桃花事。我说:“想看桃花吗?那你就看看俺的脸吧”,她稍有诧愕,随后发出爽朗的笑声:“桃花要是这个样子,哈哈哈,不看也罢”。

想想春天的济南,还有济南的桃花、梨花、杏花、槐花、迎春花、玉兰花,牵牛花……,都是那样的精彩和浪漫,心底那股自豪感油然而生。朋友说,山那边的桃花开了。拍一拍身上一冬的尘土,及早走出家门,是时候拥抱万物复苏的春天了。

这是一片岱北绵延的山脉,举目远眺,几条高低不同的山脊错落成蜿蜒的隐线,或明或暗的有些飘渺。农舍依稀,阡陌纵横,远朦近翠。几缕炊烟绕过山梁,在晨曦的爱抚下,轻柔的游离在这犹如仙境的山水间。一抹淡绿从眼底渐渐地延伸到山上,颜色也在无意间加深,一层一层的,一缕一缕的,缠绕着村庄和山峦,像微微泛起的绿波,轻轻盈盈的,在风的吹拂下,拥挤着,向一个地方靠拢,又肆无忌惮的弹了回来。

山脚下,那悄然拱出的新绿,那阒然吐出的花蕾,无不在向我们昭示着生命的寓意,生存的信念。刚刚长出的小草,既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体态,也有“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雅致。在这每一片叶子上,每一朵花蕾上都凝结着芬芳俊秀的诗句,细细品味,都是那么的令人齿唇留香。

山那边的桃花,刚好花蕊初开,她们精神抖擞的站在枝头,和春风挽手嬉戏着。空气里氤氲出淡淡的芳香,不沁人,只是施旎了路人的心情。花瓣一小片一小片的白里沁出了些许淡红,宛若美女脸上的胭脂,婉婉的涂添了几分羞意,让人爱恋。

山风轻吹,满心花香。那是林间泥土和果树花儿散发出来的味道。盘山而上,花朵逐渐的多了起来,一片片,一团团的果树花儿镶满了半个山坡。白的若云,粉的若霞,红的若火。弯腰寻一株情窦初开的枝条,定睛的看着,枝间的花儿已经大胆张开心瓣随风而动,甜甜的,娇娇的,丝黄的花蕊不断散发出淡淡的芳香。顶尖的花朵,则初露粉面,她那欲开还羞的样子,心中顿时点燃起一片诗情,正是:

搜遍千山万木丛,谁家点彩数枝红?

远山近景含羞怯,娇艳柔心恋意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