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辩解喧哗的生动噢溢出的只是多了我忧郁的喉部苍凉,随行的摄影师发现刘勃麟已经几乎隐身

49、天空是那样地明媚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2.23天空是那样地纯洁小小的风鲜花、绿叶惊起的眼你们的眼冲洗着我灵魂深处的眼。太阳是炽热的歌者而聆听的精灵们,花瓣彩翅上的自由纷飞与谁的梦想共渴呢?烧焦的心似于是一片黑云遮去的忧郁的心。相约在天空湛蓝的震荡小小的风吹来天宇的神灵的声音你我明媚在天空下榻在坚强的心,荡漾在灵宇的生动。约言在天空纯洁艳的深处雾霭与尘埃你们来,你们来吧从那些涂灵的黑影舌箭向我飞来无需方向,无需辩解喧哗的生动噢溢出的只是多了我忧郁的喉部苍凉。天空是那样地明媚一片黑云,倾斜不了天空纯洁的眼睛强烈的冷风,吹不倒空气中暖流的振荡当一切疲倦安息时赤脚踩出的脚印,站着的是坚强此时,我的忧郁惆怅的心尖原来,顿时开朗的,是站在我头顶上的太阳的光辉、星月的光。

隐身、飞天、千里传音是中国远古神话的三大梦想。20世纪,飞机实现了飞的梦想,电话、手机实现了千里传音的梦想,而刘勃麟用他的艺术手法,正在实践着“隐身术”。他希望他的每一幅作品都能唤醒人们去反思,为什么人作为社会主体,在当前的情况下反而被弱化,为什么人不是在主导社会,而是社会在主导人?人为什么会在社会中隐形?
中国论文网 命运的玩笑
刘勃麟上中学时就表现出了美术方面的天赋。初三时,他参加了当地教育部门举办的艺术节美术评比,老师错将他的作品混入高中部,还获得了高中组的一等奖。后来,他考入了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留校做了一名代课老师。
后来,刘勃麟辞职,到北京成了“北漂”一族,成为导师的助手,在位于北京索家村的工作室里工作。除了帮导师做拟稿,刘勃麟还帮忙管理着工作室里的一些日常事务。当时的索家村被人们称为“艺术工作营”,聚集着一百多个中外艺术家,其中不乏名望之士,业内人士更是将之视为亚洲大的艺术家聚居地。因此,对于刘勃麟而言,索家村是他实现梦想的宝地。然而,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不久后,由于城市建设的需要,索家村面临被拆。
昨日尚且兴隆的梦想宝地,今日却是满眼废墟,美术用具散落一地,回到索家村的刘勃麟突然感觉有一股暗潮在胸中翻滚。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在这件事的刺激下,刘勃麟萌发了隐形艺术创作的念头:“从个人角度来说,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所以隐藏起来,同时保护自己;从社会角度来说,面对种种变迁,我很无力,但每幅作品我都站着,这就是一种无言的表白,对生存环境的表白,对命运的表白。”
晚上,刘勃麟来到已经成为废墟的索家村艺术营,看着写满“拆”字的墙壁,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把自己涂上颜料,色彩如果和墙一样的话,就能融为一体了。他立即取出颜料,调出深褐色,往自己的手、脚、脖子和脸上抹了一圈,黄色的皮肤看不出来了,黑色的皮鞋也不见了……刘勃麟选好角度后,摄影师迅速按下快门,刘勃麟惊奇地发现,脸、上身、脚都看不清了,需要细细看才能看出点身体轮廓,自己几乎消失了!
作品在表现手法上借鉴了时下流行的彩绘隐身创意,深刻揭示了小人物在大城市夹缝中的迷茫与失落。
时隔多年,如今的刘勃麟认为,他之前的挫折,不是因为他做得不够好,而是因为在环境中,一直没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在他看来,人和环境的关系应该是很和谐的,应该是互相依赖互相促进的。
无言的抗争
无意中掌握了隐身术,刘勃麟迷上了隐身,他在多个地点将自己隐身,并打造出记录他隐身传奇的《藏于城中》照片集。
隐身的过程,对刘勃麟来说也是一大考验,选好地点后,他需要原地不动站上数小时,由助手往身体和迷彩服上涂抹颜料。化妆完毕后,刘勃麟还要调整出佳拍摄角度,“隐身衣”的效果加上独到的拍摄角度,才能打造出“隐形人”。
在北京798艺术区“兵临城下”的艺术展览上,刘勃麟展示了他的“隐形人”作品《下岗》。这个号称全国六大艺术展览之一的艺术盛会是密集创作型的展览,刘勃麟作为一个新面孔参展,是想把自己的隐身作品展示出来。为了这一作品,刘勃麟颇费苦功。他找到几个曾经在这个环境里工作过,后来又下岗的工人,来参与这幅作品。为了找这些人,刘勃麟通过798艺术区的离退休下岗办公室,找到了一份下岗人员的名册,一连半个月,每天起早贪黑地四处寻觅,有时候饭都顾不上吃。他好不容易联系上十几个人,但是大多数都不愿意参与,有的是因为无法接受在他们身上写写画画这种方式,有的是因为不愿意再提起这件事,怕影响自己平静的生活。刘勃麟并没放弃,通过和他们聊天、沟通,让其中的六个人接受了他的观点,支持和参与了他的创作。展览结束后,业界不少知名人士都对刘勃麟的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这部作品很有力量,素材真实,虽不华丽,但能引起人对社会的思考。
每当看到有人在网上关注他的隐形作品,刘勃麟都会感到既无奈又欣慰,无奈是因为很多人都觉得“都市隐形人”就像猜谜游戏一样,开心,有趣,好玩;欣慰是因为“都市隐形人”起码还有人在看,在想,在思考,有些和他有同样想法的人会产生共鸣。
“如果隐形作品没有人关注了,那就说明它是一个失败的艺术品,一个缺乏艺术内涵的艺术品。”
2015年9月,接受笔者采访时,刘勃麟如是说,“国外的隐形人大多属于艺术家个体的,可能只是为了好玩,为了完成自己儿时的梦想。而我的隐形人,有对中国特殊国情的思考。我们既有儒家文化、新文化运动、民主思潮的传承,还有新中国目前的繁荣景象,我们处在一个变异的过程中。我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唤醒人的独立思考意识,让更多的人去反思。”
辗转于不同的场景,刘勃麟边问边画,即使是在下雪天只穿一件毛衣,在户外一站就是三四个小时,他也始终坚持着。“完成作品的过程,和变色龙变色过程差不多,只是变色龙只需几十秒,而我通常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有一次,刘勃麟在北京一座楼房前把自己画成了铁门,结果居民一拉门,发现铁门竟然是软的,而且还长了眼睛。还好那个人比较宽容,知道刘勃麟是在进行艺术创作之后,没有责怪他,反而饶有兴致地观看,和他合影。
在鸟巢前消失,一直是刘勃麟满意的一次隐身体验。
2014年北京的冬天特别冷,那天,刘勃麟起了个大早,带着他的隐身装备来到了鸟巢。上午10点,刘勃麟穿上迷彩服,一动不动站好,随行的助手赶紧取出画笔和丙烯颜料在他的衣服上一笔一笔地涂抹。站了三个小时后,刘勃麟的手和脚已经冻得麻木,身体也忍不住发抖。不过,这个时候,刘勃麟的身体也已经几乎透明,远远一看几乎和身后的鸟巢融为一体,这让他颇为得意。
随行的摄影师发现刘勃麟已经几乎隐身,当即让他在鸟巢前调整好姿势,设计好佳拍摄角度后,摄影师按下快门,照片上出现了神奇的一幕:刘勃麟几乎成了一个透明体。更为神奇的是,周围的人甚至没发现他。大庭广众之下,刘勃麟把自己变没了。
声名播海外
艺术的表达方式有很多种,但很少有人会选择把自己做成一件艺术品。而刘勃麟却索性消失在了自己的作品里。掌握隐身术后,刘勃麟声名鹊起,被称为“中国隐形人”。去国外进行个人作品展时,他还在伦敦、巴黎、威尼斯等城市玩起了消失。
2015年10月,在意大利的斯卡拉歌剧院中,殷红的观众席布满了整个画面,一个若隐若现的透明物体坐在第二排的椅子上,东方人严肃的五官还是依稀可辨。在英国时,刘勃麟看中了大街上的电话亭。于是,他找来伦敦的艺术家同行,协助自己隐身。一个中国人站在伦敦街头,往自己身上抹涂料,在这个经常有行为艺术上演的地方,刘勃麟的举动吸引了一些行人驻足。经过几个小时的创作,刘勃麟把自己变成了电话亭的一部分。在后拍成的照片中,刘勃麟伫立在电话亭前,几乎能以假乱真,电话亭里,一个女士在打着电话,全然不觉。据刘勃麟介绍,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他已经开始关注东西方文明的对比,这些作品表达的是他以东方身份在西方经典前的亮相。
刘勃麟认为,人是单独的个体,同时也是脆弱的个体。“人作为个体很容易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在我的作品里所呈现出的人的无助感,或者说疏离感,其实都是由一个人不能独立思考和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带来的。”
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编辑 钟健 12497681@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