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在小说中提出的社会问题正在逐步破解,本文次要针对我国目前市场环境下

企业经济管理创新现状与路径

“金盆打了,分量还在。”这句话是路遥获1979―1981年度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惊心动魄的一幕》的题记。这一奖项是新时期陕西作家收获的第一个中篇小说大奖。当时我对这一题记的理解,只以为是对小说主人公马延雄的礼赞。后来我才认识到,这也是他对文学创作“分量”的追求,对自己人生价值“分量”的追求。路遥离开我们已25个年头了,他作品的“分量”越来越凸显出来,得到文学界和社会的认可和推崇。
中国论文网
2015年5月4日,我陪同延安大学原党委书记、校长――路遥和我的恩师申沛昌先生,来到甘泉县,与甘泉县委、县政府和一些文化界人士以及当年县招待所的有关人员,召开了一个“路遥在甘泉”的座谈会,追思了路遥在甘泉创作中篇小说《人生》和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收笔的情况,议定在甘泉县雕塑路遥纪念铜像事宜。
今年5月19日,路遥塑像在甘泉宾馆落成,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
昔日窑洞院落式的甘泉县招待所,已变成宏伟壮观的甘泉宾馆大楼,原先的旧貌已不复存在。也许是甘泉县的领导们不愿让路遥的雕像置于露天之下,经受风吹、日晒、雨淋,将他安放于宾馆大厅之内。路遥的紫铜半身雕像脸上架一副宽边眼镜,双目深邃呈凝思状,双手抱在胸前,右手还夹着一支香烟,这是他典型的姿态。花岗石的基座上镌刻着他的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一文中的一段话:“当作品的抄改工作进行后部分时,我突然想将这后的工作放在甘泉县去完成。这也是一种命运的暗示。在那里,我曾写出过自己初期的重要作品《人生》,那是我的一块风水宝地。”站在这位学兄、故友的雕像前,我思绪万千,不由想起了许多往事和他的作品。
路遥比我早进校一年,那时候延安大学中文系只有两个班级,我们的宿舍窑洞紧挨着,系里搞“以典型任务带教学”,组织编写了《延安颂》《红太阳颂》《吴堡新民歌选》等书籍,使我们之间有了更多接触的机会。当时他的文学作品已多有发表,是我们这些文学青年心中的偶像。
1976年毕业时,路遥初步确定分配到延安地区文艺创作室工作。经《陕西文艺》杂志社的领导与省教育厅、延安地区多方协调,9月份被正式改派到《陕西文艺》编辑部工作,任小说组编辑。这为他的文学创作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和环境。之后,他利用组稿采访常回延安。1977年8月,我毕业留校,在延安大学中文系任教。我们仍然保持着联系,我也关注着他的创作情况。那时候,他已开始谋划写一部客观、理性地反映文化大革命的作品。当时正是文艺界拨乱反正时期,表现文化大革命作品多为控诉、讨伐、渲泄性的,以短篇为主,被概括为“伤痕文学”。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没有召开,“文化大革命”还没有被彻底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路线还没有明确纠正的政治形势下,路遥能有这样的创作构想,这种谋划是大胆的、超前的,其敏锐的见识是令人惊叹的。
1978年末,小说完稿后,终定名为《惊心动魄的一幕》。但情况并不像他预想的那样,稿件投出几经退还,几家大型文学期刊不予发表,都因为他写得不合潮流,“不对路”。他后将稿件寄给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大型文学杂志《当代》编辑部,时任主编的秦兆阳先生慧眼识珠,确定刊发,并约路遥赴京修改定稿。《惊心动魄的一幕》在1980年《当代》第3期头条发表,当时,并没有引起文学界的重视,这也许是读者在“拨乱反正”文学大背景下的思维定势吧。这部小说大胆地展现了文化革命初期,“造反派”与“保皇派”在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夺权斗争”中的“武化革命”场景。他没有写这场运动中的个人恩恩怨怨,而是表现革命群众响应毛主席伟大号召,保卫无产阶级司令部那种失去理智的疯狂。表现了一位基层党的领导干部马延雄对文化大革命的坚信不疑,对党的无条件忠诚,对群众利益的倾心关切。为了制止两派武斗,他不接受保护,不逃避,不惜饱受皮肉之苦,甘愿以献身阻止群众流血伤亡,却没有丝毫怨恨,这让读者能感受到一个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和人性之美。对我们这些曾经历过那个特定时期,并摇旗呐喊过的“红卫兵小将”来说,犹如又回到那场噩梦之中,使人们对那场运动有了更清醒更理性的认识。我读完《惊心动魄的一幕》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便在教学之余,写了一篇数千字的评论,认为这部小说是对文化革命的冷峻思考,是一份文化大革命的社会“病历”。几经考虑,斗胆寄给《当代》编辑部。1981年,《当代》第2期刊用了这篇稿件。原稿被删节一半,主要内容留住了,标题用了原稿的副标题《读惊心动魄的一幕》。路遥看到我的文章后,给我写信,感谢我对这部小说的理解和呼吁。他的《人生》单行本出版后,也给我寄来一本,并附一封短信,谈了作品的反应。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很好。遗憾的是,想不到他走得那样匆忙,几经搬家,他的几封信件均已遗失。所幸的是我在退休清理办公室时,从一个旧笔记本中掉出一张与路遥等几位朋友的合影。那是1978年春天,《延河》编辑部召开作者座谈会,会议期间,安排我们去参观临潼刚发掘的兵马俑遗址,又到华清池赏春。当时,带相机的人很少,记不清是谁提议给来自延安和曾在延安工作过的7人留下这张合影。前排左起是闻频、李天芳、路遥,中间是曹谷溪和我,后边是晓雷、张�|。现在,路遥、张�|已相继而去。看着照片,两位兄长的音容笑貌犹在,不由令人怅然……
路遥于1979年就开始酝酿中篇小说《人生》的创作,但开笔不顺,达不到他的预期构想。为了摆脱琐事干扰,1981年7月,时任甘泉县文化局长的张�|,通过县委书记乔尚发,安排路遥住在甘泉县招待所,完成了《人生》后的写作。这部中篇小说的命运比《惊心动魄的一幕》要好,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约定出版。该社很看重这部小说的分量,便推荐给上海的大型文学刊物《收获》杂志,于1982年第3期头条刊登。《人生》发表后,读者反响热烈,文学评论界的重量级人物纷纷在《文艺报》等有影响的报刊杂志发表评论和推荐文章。几家刊物相继转载,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单行本一时脱销,几次再版。再次获得1981―1982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1984年由西安电影制片厂将《人生》搬上银幕,后获中国电影金鸡奖和百花奖。《人生》以城乡结合部的社会生活为典型环境,通过城乡青年的不同命运,展开矛盾冲突、情感纠葛,表现了农村青年与命运的不屈抗争。其深层次的社会价值和深远意义是,用文学的形式向我国的城乡“二元结构”社会形态提出质疑。路遥的深沉思考和社会责任意识在这部作品中初露锋芒,他对人生哲理的揭示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同。这部小说的成功是他文学创作走向成熟的标志,使他在文学界的地位逐步攀升,令世人对这个像黄牛一样朴实的陕北后生刮目相看。中国青年出版社曾期待路遥续写《人生》的下篇。然而,他并没有满足于这铺天盖地的赞誉,停留在功劳簿上歇息,而是开始了新的更艰难的跋涉与攀登。1985年秋天,他又开始了具有史诗性的鸿篇巨制――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的创作。
《平凡的世界》所选择的题材与《人生》有相同之处。主人公孙少平与高加林的命运也有许多共性。所不同的是,《人生》所表现的是一个特定的、较为局限的城乡社会生活环境;《平凡的世界》所展示的是中国社会转型期十多年间,由乡村到大都市的宏大历史画卷,进而描绘在改革开放大潮中,人们的生存状态,思维方式,心路历程,揭示广大农民由人民公社大集体走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勇敢探索;大多数基层干部对这一形势的不适应,习惯性思维定势的痛苦嬗变;少数如田福军那样顺应时代潮流的领导干部在变革初期的举步维艰,负重前行;城里人面对这一形势的茫然和无所适从。如果说《人生》是用文学的形式对中国社会城乡“二元结构”、城乡差别的“质疑”,那么,《平凡的世界》便是对城乡“二元结构”下户籍制度的壁垒,城乡严重差别,不平等国民待遇的“叫板”,或者说冲击。《人生》的主人公高加林终只能是对命运的屈从、愤懑无奈,而《平凡的世界》中主人公孙少平则是对命运的不懈抗争,百折不回。高加林和孙少平身上都有着路遥的弟弟王天乐艰难曲折跳出“农门”的影子和经历,也有路遥自己的人生体验和难以割舍的乡愁情结。因为他们都是出身农村贫寒人家,在饥饿和冷眼中成长。孙少安勉强读完高小,家里供不起,只好失学为养家糊口谋生。他的志向是通过劳动,改变命运,让乡亲们都能过上好日子。孙少平坚持读完高中,但他不安于现状,他要走出去,向往更大的世界,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吃了那么多的苦,领略了世态炎凉。他在城郊的砖场揽工,开砖厂的支部书记想让孙少平当上门女婿,给他安了一个城乡交界蔬菜队的户口,他才能当上煤矿的协议工,接近了城市生活的边缘。他不屈服于现实,而是在生活的磨难中变得更加坚强。他用挣来的血汗钱,供妹妹走进大学校门,希望由此改变命运。
对《平凡的世界》的评论很多,大多是从作品创作方法、文学艺术价值层面的褒奖,也非常到位,公认这是一部农村青年的励志小说。我却认为,单从文学艺术价值评价还不够,这部小说的社会价值远远大于文学价值。他客观、深刻地揭示了城乡“二元结构”下的种种社会差别状态。回顾当时的情况,我国的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80%左右,农民上缴的公粮、农业税收,养活着占总人口20%左右的城市人口。农副产品与工业品价格的剪刀差,客观上形成以农养工。农民被户口束缚在土地上,默默为国家贡献,且承受着不公平待遇。多少粮食才能换来1斤点灯的煤油或食盐。就连处理一起交通事故,农村人和城里人也同命不同价,执行两个差别很大的标准。至于上学、就医的状况更是天壤之别。小说所描写的孙少安与田润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爱情,孙少安表现得相当理智,结果也只能各奔东西。孙少平与田晓霞的爱情,后是以田晓霞在抗洪救灾的采访中殉难为止。这个结局处理得很好,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这样的爱情也只能是悲剧,难以实现。但路遥将这个理想化的向往,给了孙少平的妹妹兰香。因为他妹妹上了大学,有了工作,成了新的城里人,所以就在小说大结局时,他的妹妹兰香和省城一个大官员的儿子相爱了,领回双水村来过年。这也是对几千年来门当户对婚姻观的挑战,让农村人向往追求的爱情婚姻理想看到了一线曙光。到现在,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农业税和后来开征的农业特产税免征了,对城里人也开征了个人所得税。户口制度也改变了,农村人口与城市人口都能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城乡统筹发展,城乡一体化的政策,力求使农村人和城里人都能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路遥在小说中提出的社会问题正在逐步破解,他在天有知也会为此感到安慰。
路遥是当代现实主义文学大师柳青的崇拜者。文学界公认《创业史》是一部反映我国农业合作化初期社会的文学里程碑。那么,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则是反映我国改革开放时期社会的又一个文学里程碑。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具有史诗意义的经典之作,出版时情况并不乐观,比《惊心动魄的一幕》遇到的困难和周折更大。几家杂志社和出版社都收回承诺,不愿出版,原因是题材不新颖,也就是说农村题材,过于“土”气;写法陈旧,属传统的现实主义。当时流行的是以“伤痕”文学为潮流的拨乱反正题材,还有的是“市民文学”,表现手法灵活多样,读者喜欢。这时,广州《花城》文学杂志社独具慧眼,派一名副主编谢望新专程来西安,与路遥交谈、看稿,回去汇报,认为这是一部难得的优秀之作,于1986年第6期发表了第一部,并组织了研讨会。然而,评论界不看好。小说的第二部写完后,《花城》杂志社不愿意继续发表,这是路遥没有想到的,但他不服气,更不罢休,依然开始了第三部的艰难写作。1988年的春天,柳暗花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午时段开始连续播放《平凡的世界》,效果很好,引起了广大听众的强烈反响。小说的广播带动了出版发行,听众和读者的好评倒逼评论界重新审视这部力作的价值,这给路遥增加了后攻坚的信心。这部小说的收笔,路遥还是选在甘泉县,因为这是他《人生》成功的“风水宝地”。吕少敏县长认为这是甘泉的荣耀,全力周到地保障了这场收官之战。他回忆有一次去看路遥,一开门,烟雾涌出,呛得进不去。茶几上摆着没吃的饭菜。路遥头发很长,脸也没刮,口角溃烂,精神疲乏。他感慨地说,我们看书是享受哩,原来写书的这么苦!1991年,《平凡的世界》高票获得第三届长篇小说茅盾文学奖。据后来的社会阅读调查,其读者拥有量超过了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因为,同样是写青年励志,路遥笔下的孙少安、孙少平比保尔・柯察金离中国的青年读者更亲近,命运更能引起共鸣。
长期的笔耕劳作和心理负重,使路遥的身体一再透支,可以说他为攀登文学高峰付出了心血与生命的代价。纵观他的作品,都是以他所珍爱的陕北大地为题材,他笔下的人物都是那样淳朴、勤劳、善良、坚毅,奋斗不息,不屈服于命运,倾注了他对陕北父老乡亲的厚爱与眷恋。他用作品诠释了自己的诺言:“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
1992年初,陕西人民出版社启动了《路遥文集》的出版工作,由延安大学中文系的陈泽顺、袁平夫妇担任编辑。由于订购数量不够,开印不了,他想到了母校延大。8月初的一天中午,我在延安宾馆参加一个会议,突然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扶着楼梯慢慢地往上走,原来是路遥。他精神疲惫,面色发青,有点浮肿。我陪他到中二楼的房间,他让我不要告诉同学和朋友们,他想静静地歇几天,再回延大见一下申老师。过了几天我又去看他,服务员说路遥住进地区医院了。原来是他的忘年交好友,曾任过延安大学党委书记、延安地委副书记,时任地区政协联络组组长的冯文德安排住的院。他住在一楼传染科的病房,主治医生是马安柱。我看他的状态不好,就将情况告诉了分管文教的白灏辰副专员。延安地委、行署非常重视路遥的治疗,明确地委由宣传部白崇贵部长,行署办公室由我负责具体联系治疗。病情几经反复,情况越来越不好。一天,我到他病房,他让妹妹到外边去,要和我单独说话。他认真地说:“高林,你们都在哄我,瞒我。我的病不是好病。”我当时一怔,马上回应:“老兄,我为什么要骗你?你写了那么多书,教导别人要坚强自信,自己害个肝炎就心怂了?这不是你的派头。”他似乎有所相信,又对我说:“那就好。你常到这来,要注意洗手,这是科学。”他的敏感让我不安,我们将病情再次向地委领导汇报。�X靠山书记说:“路遥是延安的路遥,也是陕西和全国的路遥。延安医疗条件毕竟有限,耽误了治疗,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地委立即让白崇贵部长向省委宣传部王巨才部长报告了病情。省委接到路遥病情报告,张勃兴书记批示要求立即转回西安,安排好的医院治疗。我们随即着手准备转院事宜。路遥不想回西安,他对我说,大医院管得严,“回去就关禁闭了,熟人也见不上。”这期间,他的文集出版经费缺口已由延安大学申沛昌校长协调落实,这对他也有所安慰。
延安的火车8月1日通车,是老式内燃机绿色车皮,站台也很简陋。站长是原铁一局五处处长叶建东,修铁路时我因工作联系和他很熟。我让他安排一个软卧包间,并要求提供上站方便。他听说送路遥回西安治病,很重视,答应全力保障。9月5日中午饭后,我们出发去火车站。当时担心对路遥造成心理压力,就压缩送行车辆和人员,我们连个相机也没带,没留下一张照片。叶建东率领车站人员已经等候在那里。软卧包间在车厢中间,担架上去不方便。叶建东一看路遥的状态,便指挥车站的两个年轻人到包间升起车窗,将担架从车窗上直接递了进去,这样能保存他的体力。地区医院派马安柱大夫监护,并向所去的医院移交病案,还带了护士小高负责途中输液。开车时间还不到,陪同的省作协航宇扶路遥坐起,在车窗口强忍泪水,向我们挥手作别。列车缓缓启动,我有一种揪心的感觉。送行的人们都目送列车远去,呆呆地站在那里,祈愿此行会使路遥的病情有好的转机。
10月初,我调到延长县政府工作,未能去西安看望路遥。
11月17日晚,我打开电视,陕西新闻正在播报消息:作家路遥于今晨8时20分在西京医院猝然离世……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也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但这毕竟是事实。路遥啊,你怎么能这样就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呢?我还希望看到你在诺贝尔文学奖的圣殿上发表获奖词哩!老天杀人不眨眼啊!痛定思痛,缓过神来,我为这位学兄写了一副挽联寄托哀思:
英才初展,不该溘然别人生离世界 巅峰待攀,岂能仓促访茅盾会柳青
此联后来写成书法,陈列于延安大学路遥文学馆。
转眼已过25个年头。斯人已去,然而他的作品的价值,不朽的人文精神,越来越得到社会的认可、弘扬,不断地释放着阳光、奋进、正能量。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仿佛像当年和路遥一起散步一样,走在甘泉五彩缤纷的街道上。优美的音乐旋律将我吸引到一个健身广场,众多的中老年妇女头戴贝蕾帽,身着五彩服,正在专注地跳着水兵舞。她们潇洒的舞姿、自信的神态令人羡慕。此时此刻,我想问路遥:你能分清谁是你小说中生长在城里的“黄亚萍”、“田晓霞”?谁又是来自农村的“刘巧珍”、“田润叶”、“孙兰花”?你要能看到这些该有多好啊!你也许正在天国欣赏着这一幕。我又不由地想起了路遥那句话:“金盆打了,分量还在!”
责任编辑:张天煜

时间:2017-03-21 08:51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新时期经济环境不断变化,为了能够适应经济环境,企业的经济管理创新非常重要,因此,就新时期企业经济管理创新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地探究。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企业经济管理创新现状与路径的论文范文,欢迎大家阅读参考。

摘要:目前来说,我国经济程度在不时变革,同时随着全球经济化的飞速开展,我国经济建立也处于深度优化的阶段,各大企业也在努力在不时变化的市场环境里改动本身,从而保证在剧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所以,企业的管理形式该当摒弃传统,发扬古代科技的劣势,对管理形式停止不时的创新,才干无效坚持企业在市场上的份额,占据有利的市场竞争途径。本文次要针对我国目前市场环境下,剖析企业停止经济管理的方式,并提出一定的创新思绪,旨在探究出一条合适我国经济开展的途径。

关键词:企业经济管理;创新开展;开展途径

古代经济开展趋向曾经逐步想全球化和多极化转变,因而,各个企业想要在这样的市场竞争中锋芒毕露,就需求从各个角度进步企业的市场竞争力,防止企业的开展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内。优秀的企业该当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竞争和选拔。所以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企业的经济管理形式也该当失掉不时的创新,才干保证企业在剧烈的行业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假如企业运营管理形式与企业日常运营活动不能停止无机的结合,就会招致企业的管理层次混乱,招致企业不能在竞争中锋芒毕露。所以企业想要提升本身的消费程度,就需求认清楚企业本身在市场中处于一个怎样样的位置,凭仗对本身的看法而树立合适企业的完善的经济管理体制。

一、企业经济管理现状

在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时开展下,引入新型的经济形式对我国各个行业的企业开展是一项非常艰难的考验。由于我国许多企业的消费力都还处于一个较爲初级的阶段,相关的消费技术较爲落后,不能与国际先进程度抗衡,同时我国的人才流失和人才储藏成绩也较爲严重,并且在内部环境中严重缺乏休息力,这就招致我国大少数企业开展较爲迟缓,运营困难。所以想要改动现状,就需求从我国经济管理形式的角度动手,对企业中的各个构造和各个环节停止精简,一方面浪费各方面资源,另一方面还能提升任务效率,从而进步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由于我国社会留意经济化建立是一个较爲特殊的经济体制,所以我国市场的经济环境也较爲特殊,同时由于我国变革开放工夫较短,大少数企业都是在变革开放之后建成的,继续开展周期较短,没有贮存足够、优秀的相关资源。同时,大少数企业中还存在许多单薄环节,例如企业的行政机构的不完善,任务较爲冗杂。同时,大少数企业面对市场环境都没哟足够的经历,无法对市场中疾速的变化的环境停止精确判别,少局部企业虽然依照国际规范与先进企业的经历树立了相关的改良方案和改良体系,但是由于缺乏良好的实际知识作爲引导,不能将这些先进经历无机的与本身结合起来来,缺乏实际根底,不能无效将企业中国的各种资源结合管理形式运用到我国市场经济中,从而招致新型的管理形式不能与市场经济管理很好的契合。

由于我国大少数企业都是民营的,经过集体运营的方式不时提高,开展,大少数企业管理人员文明程度较低,没有较爲完善的经济市场认识,对企业管理的还总是水平缺乏,只能采用单一和传统的管理形式对企业停止管理,同时没有相关的实际经历,只是凭仗以往的管理经历树立管理流程。大少数状况下,企业的经济管理理念决议了企业的开展空间和开展程度,采用迂腐落后的管理理念不只不能协助企业开展,还会障碍企业提高,降低企业的管理效率,从而影响企业的经济建立,在市场上得到竞争力。

3.经济管理体系不够健全

经济管理体系是保证企业在停止内部竞争时坚持企业外部处于波动形态的重要要素,不只如此,良好的企业经济管理体系还能在详细施行时,监视企业的经济情况,预知企业的开展前景,爲企业的开展起到导向的作用。但是经济管理体系是一项较爲新型的管理方案,在我国大少数企业建立中都对经济管理体系不够注重,没有树立相应的管理形式。所以我国古代经济市场中,大少数经济管理体系的建立还停留在层级较浅,没有树立明白的开展体系的阶段。同时,随着古代经济建立的不时开展,经济管理体系需求以灵敏、多变、便于退化的方式出现在企业开展中,可以对外界的经济形态及时作出反应,这样极高的要求关于我国大少数企业来说都是难以满足的。

二、经济管理开展途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