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和传的源头是《史记》和《汉书》,后世认为普达措的碧塔海就是毒湖

纪和传在体例上是有区别的。 中国论文网
纪和传的源头是《史记》和《汉书》。唐代史学家刘知�渍饷炊ㄎ唬�“纪传之兴,肇于《史》《汉》,”盖纪者,编年也”,“既以编年为主,惟叙天子一人”,“纲纪庶品,网罗万物”。“传者,列事也”,“列事者,录人臣之行状”。“有大事可书者,则见之于年月,其书事委曲,付之列�鳌薄<秃痛�的区别在于,“纪”重写人,写皇帝一生的大概要略。“传”重在叙事,写功臣和社会贤达突出贡献的事迹。“纪以包举大端,传以委曲细事”,“纪传之不同,犹诗赋之有别”。
《史记》《汉书》在写法上是革命性的,是中国史书写作的创新。汉代之前的史学着作,具体例之功的有四本,《尚书》是纪言体,《春秋》是纪事体,《左传》是编年体,《国语》是国别体。但这四本书有着共同缺陷,记人不充沛,述事不翔实。重要人物和重要事件均是简要概括,或用一两句话笼罩。在具体写法上也欠生动,《左传》《国语》被称为《春秋》的内传和外传,是对《春秋》的发扬和补助,虽然笔法也多姿多元,但仍囿于专业读者,不适宜广泛的社会阅读。《史记》《汉书》的出现,中国的史书写作终于翻开了新的一页。
《史记》《汉书》被称为纪传体,因为纪和传占着主体。《史记》130篇文章,“本纪”12篇,“世家”30篇,“列传”70篇,“表”10篇,“书”8篇。《汉书》100篇文章,“纪”12篇,“传”70篇,“表”8篇,“志”10篇。“世家”是记写诸侯的,介于“本纪”和“列传”之间,班固着《汉书》时,不设“世家”,皇帝入“纪”,其他人物一并入“传”。“书”也是司马迁的体例发明,是记述社会多方面生活的,天文、地理、礼乐、刑律、历法、农工商贸。班固的《汉书》改“书”为“志”,又增加了文化、五行等内容。
刘知�自诳隙ㄋ韭砬ǖ奶謇�之功外,也从史学角度指出他的不足,比如标准不够严谨,项羽不是帝王,却入“本纪”,屈原和贾谊不属于一个朝代,却并为一“传”。《史记》的内容上自黄帝,下至汉武帝,约三千年历史。刘知�兹衔�这么长的时间跨度,用“纪传”体覆盖不住。“寻《史记》
疆宇辽阔,年月遐长,而分以纪传,散以书表,每论国家一政,而胡越相悬;叙君臣一时,而参商是隔。此其为体之失者也。”
刘知�淄瞥纭逗菏椤返亩洗�史写作方法,上自汉高祖刘邦,下至王莽,终西汉一朝,认为是历史写作的范本。
《史记》《汉书》这两部大作品,也是应时代的,是生逢其时。秦朝统一了全国,但只存在十几年时间,是大一统社会的序曲,社会形态至汉代才逐步完备和健全。
“自六艺不作,文章生焉”,自《诗经》《尚书》《礼记》《乐经》《易经》《春秋》之后,文章讲究写法了,这是《史记》《汉书》开创的局面。但文章仅讲究写法并不够,我们今天的纪实、传记、新写实、还有那个洋气的非虚构,在强调写法的同时,更应多学习《史记》《汉书》认识社会清醒的眼光,省世道,察人心,知得失。写现实的文章,失去了清醒,便一文不值。
穆 涛

普达措是个如梦幻般美丽纯净的地方,可以和电影《魔戒》中的景色相媲美,被称为“中国西部的秘境”。
中国论文网 丰饶天堂属都湖
普达措国家公园位于云南省西北部的迪庆自治州境内,海拔在3500米至4159米之间,是我国早的国家公园之一。
当我走进普达措国家公园,马上被这儿梦幻般纯净的景色震撼了。视野所及,青山郁郁,原始森林遮天蔽日,有时云雾飘渺,时隐时现,宛如仙境。
“普达措”为梵文音译,意为“舟湖”。车上的导游小姐解释得更富诗意:“普度众生到达彼岸之舟。”我们坐着公园环保大巴行驶了16公里,来到第一个景点――属都湖。下车之后,迫不及待地踏上长达3.3公里的木栈道,奔向澄净的属都湖。
属都湖是高原构造湖泊,是长江的源头之一,只见一望无际的湖面波光粼粼,碧蓝的湖水如同一卷画在眼前慢慢展开。放眼望去,湖面像镜子一样,水中倒影、云彩、轻雾,使属都湖平添了一抹梦幻的色彩。
湖水中盛产有着“活化石”之称的珍稀鱼类属都裂腹鱼,这种鱼通身金黄色,腹部的鱼鳞间有一道裂纹,鱼肉细腻鲜美,湖上还栖息着大量的野鸭、黄鸭等飞禽。
栈道之外,湖泊之滨,是撒满野花的草甸和深邃冷峻的冷杉林。云雾中的远山,湿漉漉的木栈道,格外清新的空气,让人不忍挪步。这里的水质和空气质量达到国家一级标准,是修身养性和陶冶情操的佳净域。
漫步在木栈道上,令人惊讶的是,不知是地处偏远,还是未到旅游旺季,偌大的一个景区,除了我们一行,只是偶见零星的散客。在这个远离尘嚣的地方,清澈的湖水让我明眼净心,眼观万物,思接千载,足以细细品味传说中的香格里拉清新平和的魅力韵味,足以缓缓融入人神共舞、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悠远情怀。
走累了,有人索性坐在木栈道上休息。其实,我们更想躺在草甸上看看普达措的天。普达措的天空湛蓝,蓬松的白云低得似乎贴住了远山。风吹动云朵,让普达措时而阳光灿烂,时而陷于阴霾。人们就像孩子看木偶戏一样,被这风云变化下的湖光山色惊得目瞪口呆,只能端着相机不断地追逐光影的脚步。
此时,向导前来提醒我们,部分草甸是湿地,躺上去可能会陷下去。于是我们只得离开属都湖,去往普达措的高点――弥里塘。
“佛祖的眼睛”弥里塘
徒步走完属都湖的木栈道,再次坐上观光大巴。车子在盘山公路上行驶,海拔也在不断增高,时而穿过原始森林,时而跃上3800米的山梁,时而又深入千米的谷底。
没多久,车子就开进了静谧的冷杉林。一路上,映入眼帘的云杉、冷杉高大粗壮、笔直挺拔,棵棵直指云霄。杉树上都挂着密集胡须般的尺余长绿色絮状植物。眼前这些长胡子的树让我们一度认为自己穿越到了《魔戒》的法贡森林,而这些大树是帮助中土联盟击败黑暗势力的树精。
后来,司机师傅说,这种“树胡子”是一些远古菌类,它们很娇嫩,当空气受到一点点污染,它将会自动消失,只有在空气无污染的环境下才能长出来,因此树胡子是测量空气质量的晴雨表,同时也是滇金丝猴的主要食物。
原始森林里的树木种类繁多,形态各异。看着蓝天、白云和绿树、红花,呼吸着高原特有的清新空气,感觉自己在画中行走一般,十分美妙。虽然行进在高海拔地区如同云中漫步,却没什么高原反应,是得益于这里的空气清透。
穿过冷杉林,环保大巴来到了七彩草甸弥里塘,这里是藏区有名的高山牧场:远处的山坡上是茂密的高山栎、云杉、冷杉混交林,近处的草甸上有几座用原木搭建的简陋牧屋,一座座小木屋,星星点点的牛羊,泼墨般自然地镶嵌在起伏的丘陵草场间,就像一块彩色的地毯,油画般的美景美得令人窒息!
路边茂密的树丛里,有一条湍急蜿蜒如玉带的溪流奔腾而出,清澈溪水裹挟着白色的浪花,一路欢歌流淌,珍贵的高原雪水滋养着水美草丰的牧场,滋养着百花盛开的湿地。
海拔4159米的弥里塘,位于属都湖和碧塔海之间的亚高山草甸,也是普达措的高点。“弥里塘”意为“细长眼状草甸”,因为它的形状像一只细长的佛眼。也有信男善女认为,弥里塘就是佛祖留在凡间的眼睛,洞察人间诸多俗事。
这是一个一望无际的天然牧场,牧场上多的是牛,都是当地特有的牦牛、水牛、黄牛,以及马和羊,牧场上的小屋是放牧人的家。在远处有成群的牦牛在吃草,还能隐约听见流水声。走近了,才看清牦牛的模样,牦牛俯下头,将草的茎叶咬断,慢慢咀嚼,咽下去,再慢慢反刍,整个过程都不紧不慢,仿佛注意不到身边的一切,像人一样,回味着普达措的无限乐趣。刚开始,我还不敢靠近牦牛,我怕它胆小,被我吓跑,也怕它把我当成敌人,向我冲过来。还好,当我向它走过去时,它并没有生气,依然乖乖地站在原地吃草。我开始慢慢靠近它,并取出相机拍照。照了一张又一张,后来我的手轻轻地落在它的头上时,它竟抬起头,看着镜头,颇有明星范儿。
牧场后面是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此刻,坐在绿草地上凝望着湛蓝的天,我们已经不愿意去想象这里牧民的生活会是怎样。
碧塔海,地球上澄澈的眼泪
在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中,岭国雄狮格萨尔王带着他的骑士们与姜国人一路血战,难分难解,直打到毒湖边。毒湖上忽然雪雾茫茫,姜国人只顾厮杀,却不辨方向,误入湖中,死伤无数。岭国大获全胜,从此毒湖成了岭国人心中的圣地,后世认为普达措的碧塔海就是毒湖。
站在碧塔海边,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个静谧的仙境和古战场联系在一起。碧塔海的水是高山雪水,至纯至净。浮光跃金的湖面,像是美人的双眸,不断送来醉人的秋波。碧塔海中有一座塔形小岛,可以乘船上去。传说格萨尔王曾经将魔鬼镇压在小岛上。
静谧是湖的性格和特征,只有高原湖泊才会这样的静与这样的蓝。群山曲线柔和,似乎专为与这一汪宁静的湖水相匹配。“半湖青山半湖水”,站在观景台上,眼前的景色比我见到的所有景色都美:碧塔海蓝如宝石,亮如明镜,镶嵌在地面上,镶嵌在群山之中,水天一色,分不清哪里是湖,哪里是天。
因当地雨量充沛,气候宜人,这样的自然条件,使得普达措国家公园植物生长茂盛,植被丰富。此外,还有多处断层崖、林间小涧、深沟峡谷等独特小景交错分布,具有极高的地理科学价值与旅游观赏价值。
此外,普达措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内还有许多珍禽异兽:主要有国家一级一类保护动物黑颈鹤,二类保护动物猕猴、猞猁、云豹等。普达措以静为美,一旦有了动感的出现,不论是毛冠鹿、林麝,还是路边的藏马鸡,都让我们尽情享受不期而遇的生命惊喜。
每一个从这里回来的人,内心多少都有点怅然若失之感――留恋普达措的宁静与美丽,却又不得不离开。当双脚再一次踏上喧闹的故土之时,记忆中的普达措就像是梦境一样不真实。
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编辑 吴��� mwumin@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