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冲向旭方向想走,罗扎耶夫斯基在哈尔滨出席俄罗斯法西斯党的宴会

1.小食部
旭仔背影显现,伴随脚步声,走向雪柜拿出了一瓶汽水,叼着烟开瓶盖。
旭仔:“几多钱啊?” 苏丽珍:“两毫子,按樽加五仙。”
时钟三点。旭仔:“你叫咩名 ?” 苏找钱,“我做咩话俾你知啊。 ” 旭
:“我知你叫咩名。你应该叫做,额,叫苏丽珍。” 苏:“边个话俾你知噶?”
旭:“你今晚发梦会见到我。” 2.热带雨林掠过,字幕“阿飞正传” 3.小食部
旭仔放包,那了一瓶汽水。 苏:“我寻晚冇发梦见到你喔。”
旭:“梗系啦,你都冇瞓。咁冇用的,你一定会见到我嘅。”旭仔离开。
时钟4点,苏趴在桌上睡着了,带着微笑。
旭仔背影,提着包走向小食部。正在擦东西的苏转过身来,看了旭一眼,继续擦拭桌子。
旭:“你今日有啲唔同喔。” 苏:“冇啊,有咩唔同啊?”
旭:“冇?你耳仔咁红嘅?” 苏走向旭,:“你究竟想点啫?”
旭:“冇,我想同你做朋友啫。” 苏:“我点解要同你做朋友啊?”
旭走近苏:“睇下我嘅表啊。” 苏:“点解睇住你嘅表啫?” 旭:“一分钟啊。”
苏望想他的手表。时钟逼近三点。 苏:“够钟了,讲啊。” 旭:“今日几多号啊?”
苏:“16号咯。”
旭:“16号,4月16号,1960年4月16号下昼3点之前嘅呢分钟,你同我系埋一齐,因为你我会记得个
分钟,由而家开始我哋就系一分钟嘅朋友,呢个系事实来嘅,你追唔返嘅,因为已经过咗,我听日会
再嚟。”旭拿包,抚了苏一下肩膀离开。
苏:“佢有冇因为我而记得嗰分钟,我唔知啊,但系我一直都记住呢个人。后尾佢真系日日都
嚟,我哋就由一分钟嘅朋友,变成两分钟嘅朋友,冇几耐,我哋每日起码见一个钟头。”苏背向银幕,
靠在墙边。 4.旭仔家 旭和苏床上亲吻,接着旭含咬着苏的手指。
苏:“我哋识咗几耐啊?” 旭:“好耐嘅了,唔记得了。”
苏:“我表姐就嚟结婚了。” 旭:“系咩?同我恭喜佢啊。”
苏:“佢话结咗婚之后,会搬同老爷奶奶住呃。” 旭:“咁即系点啊?”
苏:“咁即系我唔系要揾地方搬咯。” 旭:“嗯?” 苏:“我想搬嚟同你住啊。”
旭眨眼,转向苏:“好啊。” 亲吻。 苏:“咁我点同阿爸讲啊?” 旭:“讲咩啊?”
苏:“我哋啲嘢咯。” 旭:“我哋啲咩啊?”沉默。苏转过身。
阳台上,苏穿上衣服,坐在椅子上。 苏:“你会唔会同我结婚啊?”
旭看了苏一眼,转过头:“唔会。”
旭在镜子前梳头,苏穿上了裙子离开:“我以后都唔会再返嚟嘅了。”
梳完头的旭看着她离的方向,苏走下了楼梯。旭拨开百叶窗静静观望。 5.小食部
苏将一箱空可乐瓶放好,走向椅子,收拾起空的可乐瓶。落寞的坐下。 6.养母家
门铃响起,女佣跑开门,旭仔不耐烦的走进房间。女佣:“弟弟呀,你走这里,你快点吧。你妈咪喝
醉了,吐得一塌糊涂呀。哎呀,我急得很呀。”
旭仔打开卧室门,走进厕所,将瘫卧在马桶旁的养母扶起,搀着她,放到床上,帮她盖上毛巾被。旭:
“俾杯茶佢啊。”旭用手抹养母嘴角的脏物,擦在毛巾被上,转身走向凳子坐下。镜子里,满脸愁容
的养母酒醒了。
女佣开门将酒瓶收拾了起来:“弟弟,你是否饿了,要吃些东西吗?”
旭:“嗰个男人系边个啊?” 7.舞厅厕所
鼻青脸肿的养母情人从地上摸爬起来吼道:“都话得对耳环啫嘛!你要唔系俾返你咯!”他从口袋里扔
出一对耳环,掉到了地上。旭拾起:“你唔止偷咁少啊嘛?”
情人:“我讲过几多次啊?我冇偷啊!系佢心甘情愿俾我嘎!”
旭飞踹了他一脚,又往肩、头上捶了几拳。倒在地上的情人又挨了一脚。
旭:“你即是话佢心甘情愿贴你啦吓?”又是一脚。旭走出厕所,拿回一把锤子:“咁把炮揾女人钱系
吗?” 情人:“唔好打我啊。” “吓?吓?”旭一阵猛敲猛踢。“点啊了?”
情人:“唔好打,唔好打我” 旭:“咩话?讲咩话?讲啊!”又是几脚。“大声点!”
“系我偷嘅。” “大声点!” “系我偷嘅!啊!”
旭砸爆了洗手台:“我话你知啊,冇再俾我知你见我老母了啊!”丢下锤子,夺出门,绕过舞女露露
,对着镜子愤怒快速的梳头。转向露露轻柔道:“你而家可以入换衫了。”
露露走进厕所,看见此番情景,又折了回来,用手碰了碰旭遗留下来的那对耳环。她拿了起来掂量,有
放在耳边欣赏。旭开门进来,露露迅速背起手来。
旭:“留低咗一对耳环啊,唔知你见不见?”
露露:“我唔见喔,我帮你揾下啊。”转身走。
旭仔掏出露露的手袋,露露赶紧叫道:“喂!你做咩摞我银包?!”旭从里面找出了耳环。露露气愤的
夺回手袋。旭走到门口,转身说:“你好钟意对耳环咩?送俾你。”旭一抛,露露接住,旭开门离。
露露对着镜子比试了一下,发现只有一只。冲出:“喂!”旭仔停下,转身。露露:“点解得一只嘅
?” 旭:“我系底下等你啊”甩了甩另一只耳环,转身离开。 8.雨中,旭仔家楼下
车子停住,露露:“呢度系边度嚟嘎?” 旭:“我屋企咯。”
露露转头:“我几时话过同你返屋企啊?” 旭:“你冇话过唔返喔。”
旭打开车门,“哗!”冒雨冲向家。露露迟疑了一下,还是一起冲向了楼梯:“你一个人住啊?”向着
镜子整理头发。 旭:“嗯。” 露露:“咁唔系好贵租?” 旭:“四十蚊。”
露露:“哗,你知唔知我成家人住嗰间房啊,都系廿八蚊咋”
旭走上楼梯,露露:“你成日带女仔上嚟嘅咩?”
旭:“一时时啊。”“嘘。”勾起手指示意她过来。
露露:“嗱,讲明先啊,我都系上坐阵间咋。”旭背起手,耸耸肩。 9.旭仔家里
露露扶着墙:“嗯,咁焗嘅。你呢度系不系好多伙人住嘎?”
露露四处逛:“点解呢间房空嘅?” 旭:“你都几钟意系人哋屋企度走嚟走喔。”
露露从房间里出来:“厕所系边啊?”接着开灯走进厕所,对着镜子弄头发:“不如我哋吃宵夜咯。
” 旭:“你唔早点讲?” 露露:“出边好大雨啊。我都系走了,你送我返屋企啊。”
旭:“你要返屋企又跟我上嚟?”
露露:“我讲明上嚟坐下啫咋喔!你当我咩啊,吓?你唔好以为我好随便嘅吓,你唔好以为送对咁烂鬼
耳环俾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吓!我唔同嗰哋贪慕虚荣嘅女人吓!你唔再行埋嚟了吓!”旭假装冲过来,
“啊”露露冲向旭方向想走。旭一把抱住她,不停挠她,逗得她哈哈笑。露露闭上嘴巴还是忍不住笑,
“嗯?嗯?”露露躲开旭的唇。旭捏住露露的鼻子:“你估你可以唔透气几耐呢吓?嗯?额恩?额恩?
”露露张开嘴,旭吻了下。 10.楼房某处 一个印度仆人关灯。 11.旭仔床上
旭仔抚着扭动的露露,一起哼着小曲。正要吻的时候,窗户打开了,露露:“啊!贼!”

宣传,渗透,暗杀,收集情报

《阿飞正传》电影剧本 1.小食部
旭仔背影显现,伴随脚步声,走向雪柜拿出了一瓶汽水,叼着烟开瓶盖。
旭仔:“几多钱啊?” 苏丽珍:“两毫子,按樽加五仙。”
时钟三点。旭仔:“你叫咩名 ?” 苏找钱,“我做咩话俾你知啊。 ” 旭

俄奸们替日本人效命的第一项活动,是进行反苏反共亲日宣传。1936年12月25日,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给伪满政府发去照会,对“白匪的报刊日复一日地充斥着对苏维埃国家的肮脏的攻讦,并且公然号召反对苏联及其官方正式代表,新京和哈尔滨的广播电台用俄语系统地报道某些白匪的类似言论”表示愤慨,而这一切就发生在“满洲国存在严厉的书报和无线电广播检查制度已经成为人所共知的、公认的事实的时候,不仅如此,这些无线电台都还是政府官方的”。俄奸们还经常渗透到苏联境内从事各种反动宣传、暗杀、颠覆破坏、收集情报等活动。此外,伪满洲国军队中有一支“白俄部队”,内设骑兵、步兵以及一些独立的哥萨克部队。

1934年,罗扎耶夫斯基在哈尔滨出席俄罗斯法西斯党的宴会。

据史料记载,早在元朝时期,就有俄国人来华定居,当时称“斡罗思”人。到了清朝,由于战争,更多俄国俘虏在华定居,他们被称做“阿尔巴津人”。1897年,随着中东铁路开工修建,俄国人纷至沓来。有统计称,到1912年,在哈尔滨一地居住的俄国居民就达43091人。1917年十月革命后,大批旧俄贵族、企业家、白军将领以及职员、医生等流亡世界各地,其中不少人来到中国。1922年,黑龙江省的俄国居民已达到20万。

1945年初,日本败象尽显,一批重要俄奸试图逃命,但终都被逮捕。俄奸的命运和结局,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种:第一种,在渗透苏联境内执行收集情报、颠覆活动任务时,被苏联边防军当场击毙或逮捕。有研究称,“仅在1939至1941年间,在苏联的边境城市和远东地区就查获了2500名日本谍报人员,并且抓获大约1万名在边界地区从事颠覆破坏活动的人员”。第二种命运是死于日本人之手,比如罗扎耶夫斯基的副官米古诺夫在拆开电话时触电身亡,其实是日本人做了手脚。

击毙,被捕,枪决,长期监禁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次年2月日军侵入哈尔滨,3月1日,日本策划、扶植伪满洲国,溥仪为“执政”,俄奸由此产生。沦为俄奸的俄侨居民有几大类:有原俄国将军及其他军人,他们中的一些人早在日军入侵哈尔滨之初就对日人表现出热忱欢迎的态度;有对新生苏维埃政权不满和恐惧者,比如俄法西斯党领袖康·弗·罗扎耶夫斯基;有遭受新生政权镇压的宗教界人士;有原先在中东铁路及其附属企业和护路队效力的俄国居民及其子女。

1932年,在日本侵略者一手策划和直接扶持下,伪满洲国在中国东北建立。当时替伪满政权效力的不仅有中国的败类,还有俄国败类、蒙古败类、朝鲜败类,由于这些败类都是在其日本主子的指使、资助和支持下干着与自己的祖国和人民为敌的勾当,所以以“汉奸”、“俄奸”、“蒙奸”、“朝奸”称呼他们是再恰当不过了。本文以俄罗斯解密档案为依据,向读者披露一些至今鲜为人知的替日满政权效力的“俄奸”的历史材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