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沫问夏乐乐准备考哪里,但是唯独兰陵王母亲没有记载

程沫问夏乐乐准备考哪里,但是唯独兰陵王母亲没有记载。1
程沫端着早餐从厨房里走出来时,程昱也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倚在门框处,“姐,又是水煮面条吗?”小眉毛微微拧着,每天老吃这个他也实在是有些腻了。
程沫把装了面条的碗放下,走到他面前俯下身帮他整理好衣领,“小昱乖,要是小昱今天在幼儿园拿到老师发的小红花的话,姐姐明天就给你做蛋炒饭,好不好?”
哄个五岁的小孩子她还是搞得定的。看着程昱已经一脸欢欣地拿起筷子,她心里盘算着,下午放学的时候再跑一趟花店盘一些玫瑰花去卖吧,妈妈给他们留的生活费已经所剩不多了。
“小沫,你好了吗?”夏乐乐在楼下扯着嗓子喊,逼仄的老城区,走鬼商贩都喜欢跑到这里摆摊,鱼龙混杂。所以必须要大声吼,上面的人才能听见。
“很快很快,马上就好!”程沫收拾好厨房的碗筷,牵着程昱的手两个人一起下楼。
“早上好啊我可爱的小昱昱!”夏乐乐伸手掐了掐程昱脸上的小肉肉,她可是喜欢死了这个眼睛圆溜溜的小正太了。无奈小正太好像并不买账,淡定地挥开她的手,熟练地跳上程沫的自行车后架,“姐,我们走吧。”剩下夏乐乐在身后不满地嘟喃着,“哼哼哼,你这小屁孩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两架自行车一前一后在拥挤的小巷里艰难地前行着,绕过了巷口的拐角,终于到了宽阔一些的马路,两车并排而行。
“小沫,今天晚上还是像之前那样吗?”
“嗯。”自行车开始下坡,不用脚瞪也可以自己往前滑,程沫张开双臂大力地吸了一口空气。妈妈一个人在外面打工挣钱已经很累了,她想尽自己的能力来帮她减轻负担,哪怕只有一点点。
程昱的幼儿园就在程沫的学校里面,把他交给了守在门口的老师,程沫才跟夏乐乐一起回自己的课室。
第一堂是数学课,程沫是那种很用功念书的女孩子,每次上课都把小身板挺得笔直,目光专注地盯着黑板的方向,生怕会不小心遗漏掉某个重要的知识点。
突然后面有人拿着笔戳自己的背,“哎,你挡到我了。”程沫转过头来,柔软的马尾轻轻地擦过肩膀,绕出一圈好看的弧度,“陆子卓你傻啊,你个子那么高我怎么可能挡得住你。”
在她回过头去的时候,身后的陆子卓嘴角得意地往上扬,对啊,其实根本挡不住的,我只是想逗一逗你而已。十一二岁,正是幼稚的可笑但同时又让人心生羡慕的年纪。
2
程沫其实很喜欢下雪天,觉得雪花扑簌簌地往下落的时候就像飞扬的花瓣,好看极了。可是下雪的话,天气太冷,很多人都不愿意出门。
看着街上只有零丁走着的几个人,程沫跟夏乐乐满脸愁容。
“真是讨厌死了,明明早上还出了太阳的,现在竟然又下雪了,小沫你看,我今晚才卖出去两支。”夏乐乐晃了晃篮子里还装得满满的玫瑰花,朝她比出两根可怜的手指。
“嗯,要不我们去那些店铺里面逛一下吧,说不定那里面的哥哥姐姐们会买呢。”虽然卖花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程沫也已经悟出了年轻情侣越多的地方花卖得越好的道理。
推开咖啡馆的玻璃门,跟外面的寒风交织截然不同,扑面而来的是一室的暖意。
“哥哥,这位姐姐很漂亮呢,如果您买一朵玫瑰花送给她的话,姐姐一定会很开心的。”甜懦懦的声音,无论被拒绝多少遍,她依旧端着微笑。
兜了大半圈,已经卖出去五朵了,收获还不错。橱窗那边的情侣好像在吵架的样子,那个哥哥板着脸的样子真吓人,算了,还是不要过去了。
在她转身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冲过来,避让不及的程沫被一把推到在地,篮子里的玫瑰花也掉出来了,还被人重重地踩了一脚!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肇事者已经夺门而出,程沫欲哭无泪啊。
“你没事吧?”头顶响起一把清冷的声音,一直白皙修长的手伸到了她面前,程沫顺着那只手抬起头,发现竟是刚才那个板着脸的哥哥。程沫在他漆黑如墨的瞳孔里看到了一脸震惊的自己,慌忙地拍拍屁股站起来,并没有扶他递过来的手。
“你还剩下多少花,我全要了。”他掏出钱包,准备付钱。
“可是,有些玫瑰花已经被踩烂了,我把那些没坏的卖给你吧,一共8朵,算你四十块。”他往她手里塞了一张五十,“不用找了,把你花弄坏了真不好意思。”
程沫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又低头看了看手里攥着的五十块,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回到家里的时候,程昱已经睡下了,静谧的房间里只听得见他均匀的呼吸声。程沫踮起脚尖走过去帮他盖好被踢开了的毛毯子,程昱浅眠,一下子就惊醒了。
刚睁开的眼睛里雾气弥漫,程昱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姐,你终于回来了。”说着还碰碰她的手,“姐,你的手好凉啊,跟冰棍儿似的。”然后很自然地把她的手拉进被窝里,外面再用自己的小手捂着,“捂捂哈,捂捂就不冷了。”趴在小枕头上好像又要入睡的样子。
“小昱,姐姐明天就给你做蛋炒饭。”
“嗯……”迷迷糊糊地应道,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程沫悄悄地把手抽了出来,关掉台灯。走到厨房灌下一大杯开水,这时才感觉体内终于慢慢恢复了温度,刚才回来的路上真的好冷啊,冻得她牙齿都在打颤……
3 两个月后,等考完这场期末考,就算是彻底结束自己六年的小学生涯了。
“小沫,你打算考哪所学校啊?”夏乐乐揉了揉书包的肩带,侧过头来问。
“我吗?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直升这里的初中部吧。”程昱还这么小,自己跟他同一所学校可以方便照顾他。
“我妈说希望我去报考城东的二中,但是二中分数那么高,我的分数要是报那里的话很悬耶,而且去了那里的话,就不能跟你一起上学了。”夏乐乐把蘑菇头无力地靠在程沫的肩窝里,一时陷入沉默。
小小的我们,难过的事情莫过于离开了熟悉的好朋友。于是在毕业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在彼此的同学录里涂画下大段大段的文字,后还细心地附上一句“你可千万不要忘了我啊。”
初中开学的那一天,程沫才发现其实班里有挺多跟自己一样直升上来的旧同学的,面孔并不陌生,不消一下子便热络起来了。
夏乐乐升上了二中,因为离家远所以就选择了住宿,两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天天见了。不过她会经常打电话给程沫,绘声绘色地抱怨那间学校有多变态,竟然要求全体学生早上六点半就要晨跑喔,还不能请假,简直像在剥削,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旧社会。
程沫就笑,有那么夸张吗?跑跑步也不错啊,顺便可以减一下你的小肚腩……夏乐乐就气得在电话那头捶胸口啊,哇哇哇地嚷着说程小沫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再也不要理你了。
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时光没有把我们的友谊拆散,你还在我身旁。
夏乐乐近开始迷上了郭敬明,张口闭口都是“我家小四”,还硬塞给程沫一本《悲伤逆流成河》叮嘱她一定要好好看。
小说从一开头就弥漫着一股灰暗的调调,潮湿的上海弄堂、不良少年、割腕、跳楼……整个故事看下来的时候,程沫都感觉无形中仿佛有一只手扼住了自己的咽喉,她难受得说不出话,但也流不出眼泪。其实她并不喜欢太颓丧的文字,因为自己并不算是个太豁达的人,一旦陷进了悲伤便很难挣扎出来。
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帮她把额角的碎发轻轻地别到耳朵后面,“哎,你在看什么啊?”
程沫惊慌地抬起头,柔软的唇刚好擦过陆子卓刚凑过来的脸颊,两个人都瞬间僵住了!
“我……我要出去打水了,想问你需不需要顺便?”还是他打破了沉默。
“不用了,我还有。”
“哦……”少年抄起桌上的水杯像一阵风似的就往门口跑,耳朵悄悄地爬上粉红。
程沫懊恼地把头埋在双臂里,脸红得像被开水烫熟的虾子。 4
暑假的时候,夏乐乐过来程沫家串门,手上还提了几盒三色雪糕,程昱小朋友很是难得地蹦出来迎接她,开口就是“乐乐姐”,直把夏乐乐哄得差点没飞上天。
“小沫,不如咱们去游泳吧,我有几张街口游泳馆的票。”夏乐乐挖着雪糕,提议道。
“你不是不会游泳吗?”程沫挑眉。
“谁规定一定要会游泳的才能去游泳池啊,姐姐我浮冬瓜厉害着呢!淹不死的我的,你放心!”
三个人浩浩荡荡地往游泳馆的方向走去。
程昱一跳进了游泳池就变成了一尾鱼,来去自如,潜入水底游个十米八米再把头抬起来抹着脸上的水,朝程沫的方向嘻嘻一笑。
他们姐弟俩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游泳,游泳池什么的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但是夏乐乐就不一样了,旱鸭子一个,此时正叉着腰指着水里的程昱,“哎呀,这小屁孩竟然游得比我还厉害,看我待会下去怎么收拾他!小沫,你不下去游吗?”
“游啊,怎么不游。”说完,程沫便“噗通”一声跳进水里,溅起水花无数。
然后游泳池里又多了一尾灵活的鱼,加上一只浮得直挺挺的“冬瓜”……
程沫的蝶泳很厉害,双腿柔软地摆动着飞快地向前游去,可能是游泳池里人有点多,她一下子刹车不及,撞上了前面那人的胸膛。
“对不起对不起!”程沫眯着眼睛揉了揉撞得隐隐发痛的头顶,站起来朝那人道歉,没有得到回应,难道那人被自己撞晕过去了?自己的脑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坚硬了?
抬头时,发现那人正俯下头笑吟吟地望着自己,陆子卓?!
“你蝶泳游得很棒耶,自己一个人来吗?”
“不是啊,还有我弟和乐乐。”程沫擦擦脸上的水渍,有些尴尬地应道。
夏乐乐的耳朵灵敏的就跟顺风耳似的,一听到自己的名字马上条件反射般的应了一声“到!”然后那只直挺挺的“冬瓜”便在水中立了起来。
“陆子卓?真是你啊!”夏乐乐用手把水往两边拨去,艰难地朝他们的方向走过来,“陆子卓,我可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啊。”
程沫在脑海里掰着手指数了数,其实不就是那么半年六个月一百八十天嘛,有多久。不过也原谅夏乐乐孤身一人远赴二中,断了跟很多小学同学的联系,现在见到谁都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恨不得冲过去来一个深情的世纪拥抱。
“对啊,好久不见,待会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好啊好啊!就这么说定了!”程沫没想到自己本欲拒绝的话正想说出口时,会被夏乐乐抢先应下,一时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猛地咳嗽了起来。
“哎呀,沫沫,知道大家一起去吃饭你也不需要这么激动吧!”夏乐乐帮程沫拍着背顺气,宽慰道。程沫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小人儿,无语地望着天空翻白眼……
5
程昱升上三年级之后也开始学会了做些简单的菜式。每天早上根本不用调闹钟,他自己就会很准时地爬起来开始张罗姐弟二人的早餐。
“小昱,让我来做嘛。”程沫刷着牙走过去,满嘴巴都是牙膏泡泡。
“姐,你昨晚十二点多才躺下的,太早起的话上课容易打瞌睡。”程昱摆好碗筷,示意程沫快点坐下来吃。
初三了,功课确实多了许多,她的数学一直不太好,学得更是愈发地吃力。每天写作业总是写得很晚,第二天又顶着两个大大地黑眼圈回学校上课,有时候实在熬不住的时候会趴在课桌上打个盹。
一回到座位,程沫就翻出书包里还没做完的数学作业。
“哎,我不小心买多了一盒纯牛奶,你要不要喝?”陆子卓拿着牛奶的手在跟前晃悠着。
“你好像几乎每天都会不小心……”
“哎呀,就是买多了嘛,到底要不要喝,不喝的话我就拿去扔掉啦。”还作势要往垃圾桶的方向抛。
“扔吧。”程沫头也不抬,其实是料定了他是肯定不会扔的,他不是一个喜欢浪费的人。
“你……要扔的话你自己扔!”陆子卓把牛奶搁到了她桌子上,转过头去埋头看书,也不理她的反应了。
程沫心里憋着笑,其实她很想提醒陆子卓一句,他手里的漫画书,拿反了……
夏乐乐趁着周末又溜到程沫家做作业,说总要呆在我的小沫沫身边写功课才有灵感。
程沫就笑她,夏乐乐你说话真是越来越恶心了。夏乐乐拿过沙发上的枕头想要砸她,却被程昱一把夺下,“乐乐姐,你这么暴力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夏乐乐气得抬起手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凄凉地控诉道,你们姐弟俩合起来欺负我,呜呜呜。小昱昱你这么毒舌小心以后娶不到老婆。
程沫坐在旁边,被这两人的对话逗得哈哈大笑,还不忘为自己的弟弟争辩,“我的阿昱长得这么如花似玉,哪里要发愁没人要呢?”
听了这话,程昱回过头来朝程沫委屈地扁了扁嘴巴,“姐,如花似玉这个词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又到了毕业季,程沫问夏乐乐准备考哪里,夏乐乐铁了誓地说程沫考哪里她就去哪里,这次再也不分开了。
说实话,程沫是已经打算好了想考第二中学的高中部的,虽然自己的数学是不算太强,但她的其它科目成绩还不错,再加把劲的话还是有可能冲上的。
报考志愿的前一天,她也问了陆子卓准备考哪里,陆子卓却耸耸肩,不知道啊。程沫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会吧,明天就要填志愿了,你还没想好?
陆子卓垂着眼睛,也不答。放学时,他提议要程沫陪着他去街上走走。程沫说,可是我还要接我弟放学呢。
“就一会儿,好吗?”他黑亮的瞳孔直直地望着她,目光里是平时少见的期盼和倔强。
“好吧,就一会儿。”程沫收拾好书包,跟上他的脚步。
两人一路上也没有说太多的话,有一句没一句地随便聊着。路过一个精品店时,他喊她在外面等一下,然后自己冲进了店里,出来时手上拿着一条项链,是茉莉花的吊坠。
“喜欢吗?”
她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都不明白他到底在干什么。他却已经绕到她身后,“我帮你带上吧。”说着就轻轻挽起了她披在肩上的马尾,把项链挂在了她的脖子上,又仔细地帮她把乱了的头发整理好。
后来的程沫就糊里糊涂地跟在他后面,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直至头顶的蛋黄终于在西边沉甸甸地坠下去时,他才把她送回了家。
开考前的日子,仿佛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好像又有那么一丝不正常,程沫也说不出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直到中考后一个科目也考完了,下课铃响起,所有人都把做完的试卷交上去的那一刻,陆子卓还是没在考场上出现!
程沫并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她只好跑去办公室找班主任,问陆子卓到底为什么没来考试。班主任听完,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说,陆子卓不用参加中考,他妈妈已经帮他办好了出国留学手续,他在前天已经出国了。这是他给你留的,你看看吧。奇怪,你是他同桌,他没有提前告诉你吗?
程沫尴尬地摇了摇头,什么呀,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他要出国留学啊。等走出了老师的办公室,程沫才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明信片,画的是一簇簇的茉莉花,背面的字好像是写的人刻意想把一笔一划写端正,看上去反而显得有点颤颤巍巍。
“字写得丑死了,之前都说了叫你好好练字你又不听。”程沫抬头仰望着夕阳的方向,扑哧地笑了出来,伴随着笑声的是眼角悄然滑落的眼泪。
明信片上面铺着的是这么一首诗: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海子
作者:安小安

兰陵王历史资料:身世是个谜

兰陵王叫高长恭,是北齐的一个名将。北齐始祖高欢的大儿子就是兰陵王的父亲,所以算的上是家世显赫。但是奇怪的是兰陵王兄弟六个,其他五个的母亲都有记载,但是唯独兰陵王母亲没有记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位,为何没有记载?对于他弟弟的一些母亲身为妓女都有记载,为什么他母亲没有呢?所以因为他的身世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所以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

兰陵王历史资料:骁勇善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