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遥遥

少年如风,来去也匆匆,叹一口梦之中难熬,朦胧之中久话凉,不知今朝何人共?

有如那无声的夜空也会忽然之间下起了雨我想自个儿不爱你了那不是黑马间的垄断而是数不尽多少次未有发出去的”在忙吗”八个字的融入与发酵的结果那是寥寥照旧寂寞原认为只要心中保留一份淡定与执着就足以告慰理得的看那俗世纷纭的大起大落只是内心的那份颓靡走得太远太远放下了整整都放不了又有如何比那天边云来得自在与洒然一壶酒一壶茶正是一壶天地乾坤

春无情漫漫已去,今年复来,云聚云散,风且不落,娃他爹怎渡情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