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他喜欢同班里的离她不远的大眼睛同学,唯一的真实人物是四川的刘文彩

[史海秘闻
历史人物]只要一提到“地主”,我们就会不由自主、不约而同地想到刘文彩、黄世仁、南霸天和周扒皮。不过,从现今已披露出来的有限资料来看,这些人物的原形,都有着他们的正反两面,而黄世仁,则是因创作需要虚构的。

“如果说,缘份就在那年那时的沉默中埋下了种子,你愿意相信吗?”毕业后,暂闲赋在家的朵朵独自爬格子时脑海里闪过这样一句话,平静地笑弯了眉。

四大恶霸地主的真实面目

2010年9月是大一新生军训的时光。想起四营十四连,都是陌生的面孔,却又是即将一起学习四年的同窗同学。

刘文彩晚年济困热衷公益

“他为什么老是独自安静地坐着呢?”每当军训在辛苦演练宣布休息时,同样习惯安静的朵朵注意到了离自己并不远的笨笨。纵使,身边也有伙伴陪伴在她身边,一起谈天说地,可他抱膝沉默的样子却永远定格在了她的回忆里。

四大地主中,唯一的真实人物是四川的刘文彩。1965年初,在大邑县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四川美术学院的师生们以刘文彩为原型,塑造了一组名为《收租院》的泥塑,无言地诉说着刘文彩当年所干的种种坏事与罪恶——从小斗放贷、大斗收租、私设地牢、草菅人命,到喝人血、吃人奶……然而根据笑蜀先生所着的《刘文彩真相》一书和其他的诸多史实,真实的刘文彩绝对算不上好人,但也有他的另一面。

大一,是个不断出现新状况与不断需要适应的过程,那么仓促的走到期末,直到寒假亲临,朵朵的世界里似乎除了身边的姐妹淘并没有接触到更多的人,自然她的好奇也慢慢搁浅在了军训中的片刻。

刘文彩的胞弟是大军阀刘文辉。20世纪30年代,刘文彩依仗其势力,垄断盐巴、药材、棉纱等行业,获取暴利。他还在刘文辉掩护下涉足鸦片贸易,成为毒品大王。20世纪40年代,巧取豪夺近十年的刘文彩开始济困扶危,他修建的文彩中学校产总值三亿五千多元法币,折合当时美金两百万以上,其教育规模当时在四川地区乃至在全国私立学校中都是大好的。刘文彩每遇逢年过节都要对贫困人家走访和接济,乡邻之间纠纷也都要请刘进行调解。他还投资修建街道,现在未拆除的两条街道仍不失当年之繁华。

这个寒假在新年的跨度中轻快的结束。转眼又是一个新的学期,大家各自开始规划着新的目标,朵朵喜欢读书,图书馆成了她的业余活动区,而他似乎和她成了两条并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大一,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句也没有,时光似乎是那么无声的前进着,完全与他们无关。可这个暑假,他们在网络上有了联系,偶尔聊天,也是同学间的简单谈笑。大二开学,她知道他喜欢同班里的离她不远的大眼睛同学,是很多人的小米姐姐,也是看起来比自己成熟很多的姑娘,聊天时也撮合着他们,甚至鼓励他勇敢追求。只是,谁也不会知道缘分是如此的奇妙,久而久之的谈笑风生竟慢慢的让彼此的倾诉成为习惯,他慢慢的在她的心底生根发芽,而她也慢慢的被他注意到,从她由黑到亮的QQ头像开始。

“南霸天”出身教师世家

彼此年少掌心的梦话,在时光面前以静默的甚至彼此都不能预料的方式进行着。

《红色娘子军》中南霸天是另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地主。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陵水县当地一个叫张鸿猷的地主。张鸿猷的亲孙子张国梅说,在他爷爷死后4年,红色娘子军才组建。当时,拍电影的人说他家房子气派,又是大地主,选在这里拍电影真实。于是,就在他们家拍了几个镜头。

大二那年夏,朵朵与闺蜜想要去樱桃园,便商量着再找个人一起,这时笨笨的样子在她脑海里跃动了,于是发条短信过去:

张鸿猷堂兄张鸿德的孙子张国强是目前唯一健在见过张鸿猷的人。他说教师世家出身的张鸿猷是个善人,他没有欺压百姓,家里也没家丁、枪支、碉堡,只有几个请来帮他四姨太带小孩的小姑娘。这些说法也与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1月出版的《寻找英雄》一书相通。红色娘子军的第一任指导员王时香老人也曾回忆说:“我们连长庞琼花,就是电影里的吴琼花。她是贫农出身,并不是南霸天家的丫环,也没有南霸天这个人。”

“周末有空吗?一起摘樱桃可好?”

“周扒皮”吝啬但是个厚道人

很快便收到了回复:“有啊,到时打电话就好。”

周扒皮的原型是今辽宁大连瓦房店的地主周春富。据当地的老人说,他虽然有小地主刻薄、吝啬的通病,但没有听说过半夜鸡叫的事情。

“那就这么定了,可以携带家属哦,呵呵。”或许只是基于假期聊天的原因吧,他们连电话都没打过的,短信也是第一次,朵朵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存了他的手机号。

在当地,与周春富有过接触的老人都知道,“周春富这人无论吃的还是穿的,都很寒碜,裤腰带都不舍得买,是用破布条搓的”。周春富凭借自己多年的勤俭,为周家积攒了一大份家业,这份家业包括40天土地,还有“四大坊”——油坊、磨房、染坊、粉坊以及一个杂货铺。

“没有家属可带,一个人也可以吧,呵呵。”像是QQ聊天一样,简单至此。

随着土改的进行,1947年周春富的一些问题逐渐被“挖掘”出来,比如逼着儿女干活,“对家人他都这么抠,对我们扛大活的长工,你想想得狠到什么地步”。60多年过后,周春富的苛刻似乎被逐渐淡忘,而他为人“厚道”的一面却慢慢被追忆起来。老长工王义帧则说:“都说老头狠,那是对儿女狠,对伙计还行。没说过我什么,我单薄,但会干活。老头说,会使锄,能扛粮就行。”

朵朵与闺蜜还有他的樱桃园小聚很顺利的开始与结束,那也是朵朵与笨笨第一次在QQ之外接触。只是,素来沉默寡言的朵朵,一路并没有说太多话,虽然是她叫来了他,而与他并肩同行的却是闺蜜,朵朵像是与他并不认识一样,在她的角落里吃着,走着,偶尔的插句话也是很自然的答复什么。

她知道他喜欢同班里的离她不远的大眼睛同学,唯一的真实人物是四川的刘文彩。“黄世仁”出自艺术创作

时光很轻,他们还像过去一样,在班里是那么陌生,依旧只停留在QQ里的闲谈。可,就算仅仅如此,他们也因此有了牵连。再次见面竟是半年后的中秋佳节,那时,已是大三。

据《中华读书报》2002年4月3日发表的“白毛女的故事”一文介绍,《白毛女》的题材来源于晋察冀民间一个关于“白毛仙姑”的传说。大意是讲在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主宰人间的一切祸福。抗战时,有些“根据地”的“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其原因就是村民们晚上都去给“仙姑”进贡。西北战地服务团的作家邵子南为配合“斗争”需要,把村民们从奶奶庙里拉回来,他编了一个戏曲剧本,主题是“破除迷信,发动群众”,此为《白毛女》的雏形。

刚好,似乎也是注定的模样,他们之间冥冥中该发生些什么吧,当中秋遇到国庆,漫长的假期要怎么安排呢。这不只是笨笨的无聊,也是朵朵的无聊,所以,此时他们默契的想到了彼此。

不久,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院长周扬看到了这个剧本。很快,周扬决定由“鲁艺”创作并演出一部大型舞台剧,就以“白毛仙姑”为题材。创作班子很快搭了起来,新剧本确立了“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样一个新的主题。黄世仁这个地主形象是创作出来的。

“在?呵呵。”笨笨看到朵朵跃动的QQ头像,习惯性的发来消息。

“嗯,好巧,刚上线哦。哈哈。”朵朵自然的回复,其实,她也准备找他聊天的。

“假期怎么过呢?有安排吗?”

“没有,只好学校了哦。无聊至极啊,哈哈。”

“对啊,就是无聊的很,那要不咱们自己出去玩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