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陪陶泽出逃,可是身份的愚珠葬送了一切.贝多芬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

陶泽把120块塞在Q的书包里说,你心里才有个填袜子的洞呢,可是身份的愚珠葬送了一切.贝多芬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令其失了颜色.这是贝多芬的第一个恋人——茱丽叶·琪察尔蒂.两个人相识于布伦斯雄克家那年